•   點閱 131

動態更新

掃除真的是沒完沒了的日常 https://opinion.cw.com.tw/blog/profile/57/article/7752
— 米果大會堂 19/2/13 10:18

動態更新

說到清理,感覺又不是愛書人可以輕易下手決斷的行為。棄書的無情,很難原諒,除非來到一個爆炸的臨界點,畢竟買書容易,換房子太過艱難,即使那些讀過的書早就成為歲月的勳章,但是碰到現實問題,還是必須妥協。
— 米果大會堂 19/1/30 10:45

動態更新

諸如此類的雜物,有候選人的大頭照,有保養品代言人的側臉,有名廚跟名菜的合影,慢慢蒙上灰塵,甚至有幾滴飲料或熱湯滴落的水漬,或不小心壓死蚊子蟑螂的昆蟲屍體。這些雜物堆起來的小山,在屋內的許多地方,以每日增高幾吋的成長速度,佔下它們安居的城池。不小心撞到時,依然很頹廢地將它們堆回小山的模樣,等到下定決心將小山剷平的時候,那又是一場記憶跟取捨的大作戰。
— 米果大會堂 19/1/23 11:07

動態更新

A:前幾天煮飯的時候,只是內心OS了一句,這電鍋也用了24年了,然後電鍋就在我面前發出恐怖的嘎嘎聲,生米過了一個多小時,還是生米,沒有煮成熟飯。 B:拿去修理就好了啊! A:可是廠商可能會說,這機型太舊了,沒有零件可以換,已經超過20年了,不如就買新的。 B:你有沒有覺得,以前的電器真的比較耐用。譬如我的上一支負離子吹風機,還是National的喔,用那麼久,真的很耐操。 A:我覺得電器是有情緒的,跟主人的心意相通,如果主人出現嫌棄它們的想法,它們就會當著主人的面,咬舌自盡。 B:像我用舊電腦上網查新電腦的價格與規格,舊電腦好像也會不高興,耍一下脾氣。 A:之前我坐同事的車,在車上跟他討論某系列新車的配備時,我同事還叫我小聲點,不要讓他的車子聽到。他還溫柔拍拍儀表版,好像跟情人說話一樣,「沒事喔,寶貝!」他說不能誇獎別的車子啦,這樣子他的愛車會生氣。 B:你不覺得,家裡的電器,尤其是電腦3C產品,好像會約好一起壞掉,或一台接著一台,接力要錢。 A:好像會這樣喔,冰箱壞掉剛換新的,洗衣機接著壞掉。 B:我有懷疑過,當我們每天早上出門,這些電器就開始對話,背著我們講壞話。 A:這樣子有點恐怖耶! B:但是東西用久了,確實會有感情啦,之前我原本想要把小筆電丟掉,畢竟那個規格連XP都跑不動了,開機就要費好大力氣,可是想到,那台小筆電跟著我去過東京巨蛋看過鈴木一朗打球,我就捨不得啊,但是一直捨不得,就是一直留著,也不曉得要幹嘛! A:說不定以後會增值,畢竟是跟鈴木一朗一起呼吸過東京巨蛋空氣的小筆電啊! B:所以,你買了新電鍋嗎? A:原本是這麼打算的,甚至把壞掉的舊電鍋搬到大樓的垃圾場。可是我才走了幾步,回頭看了那個舊電鍋蹲在地上,突然就難過起來了,怎麼覺得電鍋在流眼淚,畢竟它煮了24年份的飯,把我從青年養到中年,養育的恩情啊,於是,我就再走回去,把電鍋抱回家。 B:靠,我以為你是鐵石心腸,沒想到對電鍋這麼深情。 A:少來了,妳還不是捨不得鈴木一朗小筆電。 #A先生B小姐之微小說趴8
— 米果大會堂 19/1/20 18:42

動態更新

美容室裡,有如小型圖書館一般的書架,乍看之下,以為到了紀伊國屋書店或是淳久堂。店內座椅是有點復古韻味的皮沙發,從官網照片看起來,如果上完燙髮捲子,只要伸手,就可以拿到書架上的書,文學類別,小說,漫畫,散文集,幾乎都有。 #文學堂美容室retri #天橋上的魔術師 #天下獨立評論
— 米果大會堂 19/1/16 10:06

動態更新

A:妳有什麼新年新希望? B:我希望報名參加「打蚊子」特訓。 A:等一下,妳是說真的蚊子嗎?還是有其他含意? B:就是蚊子,飛來飛去的那種,會咬人的那種。特別在剛剛睡著的幾秒之內,在耳朵旁邊發出「咿咿咿」的聲音挑釁的那種蚊子。如果起身跟蚊子正面對決,等於要重新睡,要是不把牠解決掉,又要聽牠不斷咿咿咿。用棉被蓋住頭,確實是最偷懶的防禦,但是感覺沒辦法呼吸,那種時候最掙扎了。 A:打蚊子不是很容易嗎? B:才不是呢!即使是大白天或燈火通明的狀況,光是一隻小蚊子在我打電腦鍵盤時,近距離飛來飛去,都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覺的瞬間,快速叮咬手指頭,那是很誇張的挑釁耶! A:對,咬到手指頭或腳指頭最討厭,腳底也是。 B:我就是欠缺打蚊子的能力啊,就算牠靜靜停在牆上,也會在我一掌貼過去的瞬間,快速找到空隙鑽出去。我以為那種細長的蚊子最好打,小黑蚊最難纏,有一次我只是因為感覺大腿有點奇怪,用手去抹一下,竟然讓我打死一隻小黑蚊,而且是吃很飽的小黑蚊,那應該是我此生與蚊子戰鬥所獲得的最高勳章吧! A:不過換成蚊子的立場想一想,牠也只是想要吃飽而已,如果我們人類只是因為想要吃一口滷肉飯,就一掌被打死,光是想像,都覺得悲哀, B:你這樣講,我真的沒辦法反駁。 A:而且我發現,蚊子已經不怕各種廠牌的蚊香跟電蚊香了,點了也只是燻到人類,蚊子好像覺得那是某種芳香療法,完全無損於牠們的戰鬥力。 B:像我使用電蚊拍也完全無法提升戰力,感覺我家的蚊子都快要變成寵物了,牠們好像還去召喚親朋好友,說這家有吃到飽的自助餐喔,快點來啊! A:那妳就想辦法去旅行,好幾天不在家,剛好把蚊子餓死。除了這招,應該沒其他方法了。 B:之前我有試過一個禮拜不在家,沒想到回家的第一個晚上,關上燈,蓋上棉被,又聽到咿咿咿的聲音,彷彿聽到牠在murmur,還是這家吃到飽的服務最好。 A:那就沒辦法了,只能跟蚊子和平相處。 B:所以我才想要報名參加打蚊子特訓啊! A:沒有這種補習班啦! B:好討厭,有我在的地方,根本就不必準備電蚊香,我就是人體蚊香,蚊子都來咬我好了。 A:那麼,妳要不要參加下禮拜的露營,這樣子我們就不用準備蚊香了。 B:嘖。 #A先生B小姐之微小說趴7
— 米果大會堂 19/1/15 18:09

動態更新

A:妳記得那個常常傳低級無聊的情色笑話給我的高中同學C嗎? B:記得啊,怎麼了? A:上個禮拜,他突然過世了。就是很突然那樣,可能是太突然了,我以為睡一覺醒來,這件事情就沒有發生過。 B:就像做惡夢時,只要內心想著,眼睛張開,這些事情就解決了。 A:但其實沒有。悲傷不是那麼深刻,因為日常還是要繼續,何況我們也不是每天都會見面,可是他曾經存在的證據就在那個LINE的帳號,裡面的對話,圖檔,變成一個神秘的房間,偶爾滑開,會覺得他還活得好好的。 B:思念經常會找時間空檔偷襲,譬如站在人群之中等紅燈的時候,因為路旁店家傳來一首以前曾經在KTV合唱的歌,才會想起一起合唱的人已經不在了。 A:但是「不在」的定義又很奇怪,如果永遠都不會想起來,那才是真得不在了。 B:有一次去醫院看病,發現診間走出來的護理師很像一位工作上認識的朋友,但隨即想起,她在三年前就過世了,在那個瞬間,總會理解到,這種形式的想念,其實最感傷。 A:後來我仔細想了一下,我跟C最常碰面的場合,竟然是婚喪喜慶。同時接到喜帖的時候,才會聯絡要包多少錢。接到訃文的時候,也會互相確定,到底要包奇數還是偶數,因為這種規矩常常都記不得。所以我跟C相處的回憶,就是喝喜酒跟參加告別式,還有情色笑話圖檔。 B:這是很不錯的交情耶! A:妳這樣算是在安慰我嗎? B:這種時候,就會覺得安慰的詞彙很枯竭。 A:後天是C的告別式了,有一件事情讓我很困擾。大概一個月之前,我們共同認識的朋友結婚,那時C因為出差,沒辦法參加婚宴,要我幫忙包紅包,說紅包的錢一定會還,要不然就給他銀行帳號,他馬上轉帳。那時我跟他說,幹嘛這麼盧洨,下次約喝酒或唱歌的時候再還就好了。最後他說,要不然下次遇到什麼婚喪喜慶的時候,他再幫我出錢。 B:所以,你的困擾是? A:昨天我夢到C,夢裡面,他還是一如往常,在深夜傳LINE給我,先是發了三個低級情色笑話,之後跟我說,要給他的白包,記得把之前他欠的紅包錢扣掉,我在夢裡回嗆他說,「幹,根本不夠扣!」結果醒來之後,眼睛看著天花板,眼淚不止,哭到鼻涕倒灌,還嗆到。我覺得自己在夢裡幹嘛那麼摳門。 B:好啦(拍肩)。你知道的,這就叫做思念。 #微小說趴6 #A先生B小姐
— 米果大會堂 19/1/10 13:05

動態更新

因此看著遲了好幾年的《天橋上的魔術師》,內心想著,如果當年那盒寶物還在,沒有因為搬家而遺失,應該可以在進出中華商場唐先生西裝社、把布匹掛牌當成兵棋遊戲的小孩圈裡,大獲全勝吧!會不會當年的唐先生,也輾轉給了我塑膠掛牌呢? #天橋上的魔術師
— 米果大會堂 19/1/09 15:50

動態更新

A:最近我嘗試了一件以前從未做過的事情,覺得自己很厲害,雖然只是一件小事。 B:可以成為2019年的壯舉嗎? A:還不到壯舉啦,但起碼給我一些力量,尤其像我這種廢人,特別需要這種日常的微小光芒。 B:所以,你加入新興宗教團體嗎? A:不是啦,是包水餃。一切都是因為我買了一顆28元的高麗菜,很大顆,比我的頭還要大,而且品質看起來很不錯。當我手裡捧著高麗菜,走在回家的路上,突然跟高麗菜有了革命情感。 B:講什麼革命情感,最後還不是把高麗菜吃掉。 A:就是因為革命情感,所以我想要為高麗菜做一件此生從未嘗試過的事情,就是包水餃。為了包水餃,特別去一家餃子店,叫了30個水餃,慢慢吃,然後專心看著店家如何包水餃,用手機偷偷拍下來。至於餡料製作,只要上網google就可以了。為了高麗菜,這些都不是問題。 B:所以,你自己包了水餃? A:對。我的血液基因裡面應該有包水餃的天賦,或因為有著堅強意念相信自己可以,然後~~就真的可以了。整個過程真是「法喜充滿」,比去參加什麼大師講道還要厲害。唯一沒有料想到的,就是因為太興奮了,一直站著包水餃,直到最後才想到,幹嘛不搬張椅子坐下來,但無所謂啦,腿痠在其次,畢竟心靈很飽滿了。 B:那就恭喜了。 A:不過,下鍋煮之後,應該是餡料之中的高麗菜沒有擠乾水分,吃起來「水水」的,太過鬆散。第一鍋甚至變成餃子皮漂浮在肉醬湯的感覺,那就打顆蛋,偽裝成什麼創意湯品。 B:那其他餃子怎麼辦? A:畢竟是自己包的水餃,雖然有將近100顆,我還是覺得要很負責任地把水餃吃完。除了水煮,還可以做成煎餃、蒸餃,甚至帶便當。辦公室同事發現我自己包水餃還帶便當,突然投以嘉許的目光,這讓我感覺飄飄然,原來高麗菜用這種形式來報恩了。 B:所以,100顆水餃吃完了嗎? A:大約進度來到60顆的時候,突然陷入作戰的盲點,外食的時候,竟然走進餃子館,叫了20顆水餃外加一碗酸辣湯,然後想起,我家不是還有40顆水餃在冷凍庫嗎?而且明明有另一種韭菜水餃,卻毫不猶豫地點了高麗菜水餃。也有一次跟路邊攤買了鍋貼之後才猛然想起,我家冷凍庫的水餃,如果煎一煎,不就是這種味道嗎?那時我真的覺得,高麗菜已經附身在我體內了。 B:這麼講,好像真的是這樣,譬如家裡明明還有一鍋咖哩,午餐卻吃了小七的咖哩飯。 A:一切都是因為那顆28元的高麗菜啊! B:可以寫一篇,「2019年,我和高麗菜的革命情感」。 A:「大師與你分享因為高麗菜而啟發的包水餃潛能」,這種標題也可以。 #微小說趴5 #A先生B小姐
— 米果大會堂 19/1/08 12:01

動態更新

A:前幾天發生一件糗事,現在回想起來,還是覺得背脊一陣涼。 B:是很刻骨銘心那種嗎? A:糗事可以用刻骨銘心來形容嗎? B:要不然呢?哭笑不得嗎? A:是真的有點哭笑不得,如果發生在別人身上,我應該會狂笑,但是發生在自己身上,完全笑不出來。 B:所以,我可以笑嗎? A:妳自己決定吧!總之,就是因為天氣太冷,出門之前,我在背後靠近腰部的地方,塞了一個暖暖包,剛好夾在褲頭,介於發熱衣跟白襯衫的中間。原本打算進辦公室之後,再去洗手間把暖暖包拿出來,畢竟這種天氣騎機車很冷啊! B:合理。 A:只是沒想到,一走進辦公室,副理馬上把我叫去,我才想起來,那天早上要去客戶那裡簡報,根本沒有時間去洗手間,我就這樣在背後靠近腰部的地方,夾了一個暖暖包,跟副理一起外出。 B:這樣子有什麼問題嗎? A:我原本也覺得沒什麼問題,但是開始簡報的時候,我發現暖暖包已經往下滑,大概是貼著屁股右側的位置。那可不得了啊,我完全沒辦法專心簡報,但是很快地,我想到一個好方法,就是一手拿著簡報器,一手按住右邊屁股,看起來有點怪,但起碼是安全的。 B:看起來好像這位簡報的先生「腰子痛」。 A:反正不管啦,大概20分鐘簡報,安然度過,我以為safe了。沒想到,就在我剛坐下的時候,對方的總經理突然推門進來,我也沒想那麼多,馬上站起來,伸手去拿右後方口袋的名片夾,就在這個時候,感覺一陣溫熱從我的右側褲管滑下去,我就知道不妙了。 B:啊,確實會順著那樣的路徑往下滑啊! A:跟對方的總經理握手時,我偷看了一下褲管的位置,發現暖暖包那隻兔子伸出食指對著我微笑,而我竟然抖了一下右腿,那個暖暖包被我抖到地板上,就躺在我跟總經理的中間。 B:˙˙˙˙˙˙˙˙(憋氣) A:妳可以笑啊,沒關係。反正,那瞬間,根本沒辦法考慮什麼,就很狡猾地坐下來,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。 B:然後呢? A:然後那位總經理也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,把暖暖包踢到桌底下。 B:這不是很美好嗎? A:不是美好,而是,我對那位總經理肅然起敬了。我想要成為那樣的大人。 B:但你已經是大人了。 A:對啊,成為廢材一樣的大人,連暖暖包都管不好。 B:其實有種暖暖包是可以黏貼的啊! A:好啦,我現在知道了。 B:黏貼式暖暖包應該是為了拯救從褲管滑落的暖暖包而發明的吧! #微小說趴4 #A先生B小姐
— 米果大會堂 19/1/02 15:05

動態更新

雖然要再看到缺了貝斯手的TOKIO唱歌好像不容易了,但是私心還是不放棄期待SMAP在未來有機會重新合體唱一遍「世界に一つだけの花」,就算他們都變成北島三郎一樣的老爺爺也沒關係。也希望ARASHI再下一個20年依然相親相愛相互吐槽,V6或關8都到了還曆之年也還能跳著很棒的舞。我想要抱著這樣的期待跟這些傑尼斯一起變老。
— 米果大會堂 19/1/02 11:15

動態更新

A:前陣子不是拿到很多面紙嘛! B:你是說候選人在路邊發的面紙喔! A:對啊。關於拿候選人面紙這件事情,我感覺自己是個偽善的人。 B:意思是說,即使是不支持或討厭的候選人給你面紙,你也拿了。 A:通常我都會拿,但是跟支持或討厭沒有關係,畢竟你只要從那些面紙部隊面前穿過去,他們就會自動遞過來,可以反應的時間很短,人類就是奇怪,免費的東西一旦塞過來,很自然就伸手接受了,甚至會覺得不拿的話,好像虧到了。 B:這還好吧,還不到偽善的程度。 A:如果是扇子,我的考慮比較多,因為拿了之後很難處理。搧風的時候,候選人的大臉在就那裡撇來撇去,以前我會拿黑色簽字筆把候選人的臉塗黑,但是黑臉下方的身體還是在扇面晃來晃去,我也試過用漂亮的包裝紙重新糊上去,後來覺得自己幹嘛這麼花時間去避開那張臉,所以就不拿了。 B:而且用到扇子的機會好像也不多,真的想要搧風,應該還是想要用自己喜歡的花色圖案吧,否則越搧火氣越大。 A:不過打蟑螂的時候還挺好用的。 B:那就保留一把扇子用來打蟑螂。 A:烤肉用來生火其實也不錯。 B:比起自己生火烤肉,我現在比較想去燒肉店,別人烤好,一串一串送上來,生火烤肉的青春熱情已經離我越來越遠了。 A:倒是面紙,總還是日常生活會用到的東西,如果是支持的候選人,會想要把面紙當作紀念品保存,如果是討厭的候選人,會想要快點把面紙用完,所以擤鼻涕的時候抽兩張,擦髒東西的時候抽三張,快點用完,就可以快點丟掉。但那些選舉贈送的面紙品質好像不好,有股怪味。 B:選舉送的口罩也有怪味,原本是想要阻隔髒空氣,結果自己先被口罩怪味悶死。 A:唉,那些面紙被送到我手裡時,應該都有很強的使命感,可是後來大概都默默塞進外套口袋,躲在背包最前方的拉鍊袋,丟在桌子櫃子的邊邊角角,或是埋在雜物堆裡,那時應該是覺得,總會用到吧!等到再發現的時候,已經過了很多年,面紙上的候選人,有的被判刑,有的退出政壇,有的不知道哪裡去了。當然也有那時瘋狂支持的人,現在已經沒什麼感覺。後來我就把那些面紙堆起來,形狀有點像罐頭塔那樣。 B:罐頭塔? A:憑弔一段逝去的時光,那種概念。 B:(嘖) #微小說趴3 #A先生B小姐
— 米果大會堂 18/12/30 15:09

動態更新

B:前幾天,我去聽了一場演唱會,因為是喜歡的歌手,所以充滿期待。 A:啊,我大概知道那種感覺。雖然聽CD或是去youtube看MV也可以,可是買票進場聽「生人」唱歌,感覺還是不一樣。 B:幹嘛用「生人」這個詞啊? A:就是活生生的人啊,活生生的人,站在你面前唱歌,有可能距離太遠,所以舞台中的人,小小的,到後來不曉得該看大螢幕,還是看舞台整體的效果,感覺很掙扎。 B:但是我陷入的掙扎不一樣。對啦,我就是坐得很遠,而且坐在我後方的一個女孩,好像不能說是女孩,但是說女人又感覺有點怪,總之,我後方的那個女的,從頭到尾,都跟著歌手一起唱,整場演唱會,我都在她的歌聲籠罩之下,像一個密不通風的膠囊把我鎖起來。 A:所以,妳被後方的「生人」包場了。 B:對啊,一開始,我很生氣,不時回頭瞪她,很用力一邊轉頭還要翻白眼,這兩個動作一起做,簡直違反人體工學。我花了票價,卻要來聽後方陌生人的歌聲,一開始的半個小時,我都在那樣的情緒之下,不時「進行一個轉頭與翻白眼的動作」。 A:所以,妳回頭打她了嗎? B:對,我回頭打她了~~其實沒有啦,雖然我內心重複想像了很多次,但我沒有勇氣,這種時候,會覺得自己幹嘛那麼膽小。 A:確實會這樣,就像我討厭部門主管,每天都想要K他一拳,但僅止於想像,這種想像是無力者的精神勝利法。 B:但是半個小時之後,我發現自己完全被她的聲音牽引了,我開始注意她在什麼地方會拖拍,什麼地方會破音,什麼地方會走音,但是她一直處在走音的階段,所以舞台上的歌手,成為遠方的回音,整場演唱會,我都跟著後方的陌生人演著無人知曉的內心戲,然後開始想像她到底是抱著什麼心情來聽演唱會。 A:接著就開始想像她的人生嗎? B:靠夭,你怎麼知道? A:因為我也會想像部門主管他到底過著怎麼樣的人生啊! B:到了歌手開始唱安可曲的時候,我感覺自己已經完全理解後方那個陌生女子的人生了,一個來聽演唱會的人,可以每一首都都跟唱到底,完全不在乎旁人的目光,也完全不介意打擾到我,到了散場的時候,我突然很想轉身跟她握手。 A:所以,走出演唱會的時候,你感覺接下來的人生變光明了嗎? B:或許吧!但我也理解大雄聽胖虎唱歌的心情了。 #微小說趴2 #A先生B小姐
— 米果大會堂 18/12/29 11:57

動態更新

A:今天我想要來講一段廢話。 B:你覺得講廢話不會引起留言板攻擊嗎? A:可是每天佔據媒體版面的也很多廢話啊,為什麼那些就可以廢,我就不能廢。平凡老百姓也有廢的權力。 B:所以,你要廢什麼? A:我覺得洋芋片的正式吃法應該用筷子。尤其一邊打電腦鍵盤,一邊吃洋芋片的時候,筷子絕對是「神器」。畢竟,吃零食可以增加工作戰力,越廢的零食,效果越好。如果日子過得輕鬆,大概不會想要吃垃圾食物,就是日子過得很垃圾,所以才需要垃圾來負負得正,這種事情,勵志書跟成功人士都不會教你,必須拿自己坎坷的人生來實驗。 B:但你沒講到為何要筷子? A:叉子跟湯匙都不行,我試過金屬鎳子,但是吃起來會覺得像醫生從手術台的病人身上夾了什麼東西一樣,下一個畫面不是放進嘴裡,而是放在護士遞上來的金屬盤子,然後現場就有人大叫,快送去檢驗。 B:像派遣女醫的「大門未知子」會說的台詞。 A:所以,筷子最合適。我有一雙專門吃洋芋片的筷子,瘦長,伸到袋子底部都沒問題。 B:可是吃洋芋片的樂趣,就是手指頭油膩且充滿味道,一邊吃,一邊舔,才好吃。 A:拜託,不要用「舔」這個字,又用「吮」。 B:喔,好吧!那你用筷子,就失去「吮」的樂趣了。 A:我剛剛說,我喜歡一邊用電腦工作,一邊吃洋芋片,如果我用拿洋芋片的手去按鍵盤,或是按滑鼠,或是拿海苔口味的手指頭去滑平版,我的電腦就充滿海苔洋芋片的味道,有時候還可能是蚵仔煎或BBQ口味,這不是很讓人崩潰嗎?所以要用筷子,迅速夾起洋芋片,迅速入口,然後將筷子插進袋子,繼續敲鍵盤,移動滑鼠,或滑平版與手機,這才是完美的作戰。 B:好吧,但最後總會剩下很多小碎片,筷子夾不起來,啊,我想到了,吃洋芋片最過癮的,不就是最後把頭仰起來,把袋子倒過來,這樣收尾最爽快。 A:不對,千萬不可以,我試過幾次,洋芋片像土石流一樣蓋在我臉上。你知道人在不專心的時候,沒辦法注意到許多細節,明明應該把碎片集中到單側,再緩緩滑進嘴裡,但你正在忙著滑平板的時候,或正在移動滑鼠看網頁的時候,就在那一念之間,疏忽了,洋芋片的小碎片灑了一臉,最後灑了一地,然後就只能去找掃把,還要用抹布把地上清理乾淨,天氣這麼冷,光是開水龍頭打濕抹布,就很厭世了。 B:那怎麼辦? A:這種時候要用長湯匙,很長的那種湯匙。 B:感覺吃洋芋片變得好麻煩。 A:但我自從開始用筷子吃洋芋片之後,覺得人生好光明。 #微小說故事 #A先生與B小姐
— 米果大會堂 18/12/28 11:38

動態更新

企業組織的尾牙宴,有不少包裹在拚酒形式裡的霸淩行為,從勸酒的語言開始,到強迫乾杯或檯面清空的規矩。譬如,不懂得跟長官乾杯的下屬,被威脅考績別想拿太好;遲到了,沒有先罰兩杯就不夠誠意;部門主管帶著部門成員去各桌挑戰,菜鳥就被指派去打通關。據說教育界甚至醫界的尾牙也有拚酒的傳統,新人要過酒關,老將也要復仇,體內酒精濃度一飆高,發起酒瘋來的荒唐行徑,就跟平日專業氣質脫鉤了。至於酒醒之後,恐怕自己也不知道做了什麼蠢事,包括路邊尿尿或抱著馬桶狂吐,應該都不記得了。 #尾牙 #忘年會
— 米果大會堂 18/12/26 11:11

動態更新

實體書店的經營越來越嚴苛,光是靠賣書的收入已經無法負荷租金與人事成本,類似六本木「文喫」書店的收費方式,似乎在許多獨立書店的實驗計畫中,如果必須付費才能進入一間書店,你願意嗎?定價多少是你可以接受的範圍? #文喫六本木 #誠品書店 #淳久堂 #金石堂 #紀伊國屋書店 #TSUTAYA
— 米果大會堂 18/12/19 10:16

動態更新

對手機的依賴越深,斷訊的不安和不便就越深刻。 https://opinion.cw.com.tw/blog/profile/57/article/7561
— 米果大會堂 18/12/12 10:20

動態更新

國民黨執政時期,覺得綜藝節目唱的都是靡靡之音,對於時時刻刻都要反攻大陸的軍民同胞,可千萬不要因為唱著那些小情小愛而怠惰散漫,因此有了淨化歌曲這個政策。而其中這首「把握人生的方向,真的讓我痛苦不堪啊!
— 米果大會堂 18/12/05 14:06

動態更新

要打擊假新聞,固然要靠真相的即時反擊,但是最困難的則是要擊潰人性,那些已經嘗過被假新聞的甜頭取悅、能夠短暫撫平生活的挫敗、因此感覺人生無比美好的人們,很難把自己的腦袋喚醒,雖在理智上可以理解假新聞的荒謬,但是在情感上絕對不能承認,這就成為那些想要藉由假新聞操縱輿論的藏鏡人,可以為所欲為的靠山了。
— 米果大會堂 18/12/05 10:33

動態更新

開始在網路發表文章,應該是明日報個人新聞台,明日報結束之後,我在新聞台時期的文章並沒有備份,移交給pchome經營,也就沒更新了,但還是搜尋得到。 2005年6月19日,晚上8:17在樂多部落格發表了第一篇文章,我是邊緣人。 這13年的書寫證據,即將在明年四月,樂多服務下架之後,即使透過網路搜尋,應該也都搜不到了。 部落格寫過誠泰COBRAS一整個球季的觀戰心得,寫過一個月不斷電的夏日大作戰,這13年的後期,隨然書寫還繼續,但是部落格閱讀的人少了,也慢慢長草。 還不曉得要不要備份文章,或是將文章放到甚麼地方去讓他們重生。 總之,人生就是要在不同階段跟不斷消失的美好告別。 http://blog.roodo.com/chensumi/archives/203401.html
— 米果大會堂 18/12/04 11: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