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 點閱 118

王文華

目前沒有主題描述。

動態更新

尋找真愛,就像尋找匯率?! 王文華 看到紐約地鐵上這則廣告: 「30多歲時,生活就像找匯率。你不斷搜尋更好的選項,最後定下來。」 一家網路銀行的廣告,用了一個很獨特的比喻。 兌換外幣時,我們的確斤斤計較。所以外匯兌換所都會列出小數點以下幾位的數字,我們四處比較,希望找到最好的條件。 但其實我們多慮了。因為不管哪家銀行,都會賺你一筆,所以條件都不會太好。 而且個人兌換的外幣金額不高,不同匯率的差別其實不大。 真正重要的,不是我們是否拿到最好的匯率。事實上,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哪裡有最好。 真正重要的,是我們換得外幣後,在國外怎麼用這筆錢,創造一個美好的旅遊經驗。 人生不也是這樣? 30歲初期,我們都會花一段時間,想找到最好的「愛人」。 我們也像兌換外幣一樣斤斤計較。看到一個人,總是努力找出他的缺點,並想像下一個人會更好。直到遇到下一個,發現他也有相同或其他缺點。 於是,我們把寶貴時間,花在尋找「最好的匯率」,忘了換外幣的目的,其實是要到國外好好玩一玩。 就像我們把寶貴時間,花在尋找「最好的對象」,忘了找對象的目的,其實是要享受兩個人的人生旅程。 我筆下的女主角,曾有這樣的對話: 已婚的春芸要幫未婚的明麗介紹一名「樸實」男子,先打預防針,說對方不是之前明麗喜歡的都會型男。 明麗說:「你是賣聖誕燈飾的耶!什麼時候開始那麼重視樸實?」 春芸說:「那是一個很自然的過程。年紀變大,看到生活中很多困難,就開始對簡單的美好心存感激。」 明麗說:「年輕時對於幸福的定義,都太抽象,太崇高了?」 春芸說:「是啊!年輕時想要找白馬王子,現在有個穩定的伴侶就覺得幸褔了。年輕時覺得錢包要滿滿的才幸福,現在覺得手機滿格就很幸福了。」 紐約地鐵廣告有一點說錯了。匯率和人生不同的地方在於,匯率的好壞,有絕對的數字標準。但人對於幸福、好對象的定義,會隨著時間而改變。 在這個寧靜的週日下午,祝福大家都能把緣分,「匯兌」成幸福。 明麗「匯兌」的過程:http://lastyearbeingsingle.com/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1/20 14:14

動態更新

謝謝王文華老師今天業務大會的激勵分享,五個故事的啟發讓現場互動性很強,也讓我學習到不同的演說模式,收穫良多,再次謝謝文華老師。 #我坐在很後面舉手都叫不到我 #捷運站捕獲野生王文華老師開心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1/17 17:14

動態更新

新年第一天,寫下「最後一句話」 王文華 當我們離開一所學校、一家公司、一個職位、甚至整個人生時,我們說的最後一句話,才能真正代表我們這個人。 蓋棺論定,通常是指別人對我們的評價。但別人評價所根據的事實,跟我們自己掌握的,差一大截。所以別人說你好,不必太開心。別人說你壞,也不用太介意。到底是好是壞,只有自己知道。 重要的不是別人怎麼看我們,而是自己看不看得清楚自己。平日就是如此,末日更是這樣。 當生命走到最後,所有的滿足、悔恨、智慧、覺悟,都精銳盡出。這時候我們說的話,就是人生唯一重要的一句話了。 美國前總統老布希最近過世了。臨終前,他的老友,前國務卿貝克來看他。老布希問:「我們要去哪裡?」貝克說:「我們要去天堂。」老布希說:「嗯,我想去那裡。」 因為結婚73年的太太,已經先去。因病在三歲就去世的女兒,也早在那裡等他。 他的兒子,前總統小布希,跟爸爸道別。小布希說:「我愛你。」老布希回答:「我也愛你。」 這是他人生的最後一句話。 出了兩位總統的世家,勳業彪炳。但走到最後,在乎的只有家人。 老布希在「總統任內」的最後一句話,更展現他的風範。 共和黨的老布希在競選連任時,輸給小他二十二歲的民主黨的克林頓,使他成為美國近年來少數只當一任的總統。 面對這樣的挫敗,他在卸任當天,親手寫了一封信給克林頓。信中這樣說: 「今早當我走進這辦公室,我感覺無比的奇妙與尊重,就跟四年前一樣。我知道你即將也會有這種感覺。 我希望你做得很快樂。有些總統會覺得很孤獨,我從來沒這感覺。 這工作很困難,外界不公平的批評,更是雪上加霜。但別讓外人打擊你的士氣,讓你偏離航向。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,你就是我們的總統了。我祝福你和你的家人。 你的成功,就是國家的成功。我會努力為你加油。」 沒有不平、怨恨。有的是「學長」給「學弟」的打氣。一位公民給新任總統的加油。 老布希的最後一句話,也讓民主黨的克林頓在八年後寫信給共和黨的繼任者小布希。於是這個傳統就建立起來了。小布希後來寫給不同黨派的歐巴馬。歐巴馬寫給不同黨派的川普。 人的一生,歷經自我、家庭、黨派、社會、國家。往往要走到最後,才終於看清它們的優先順序。 但那時候靈光乍現,已經改變不了任何事了。 既然這樣,那能不能趁還活著時,把生命最後的「靈光」,變成生前每一天的「光源」? 也就是說,趁我們還能說很多話時,把最後一句話,日復一日地活出來。 今天是新年第一個工作日,365天之後,你想對今年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? (照片:Life-Of-Pix on Pixabay)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1/02 19:30

動態更新

機會,其實是留給「還沒」準備好的人 王文華 從小就聽很多長輩說: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。 長大後,錯過很多機會後,我開始仔細思考這句話。 這句話有三個元素:機會、人、人和機會的關係。 先說機會。「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」假設機會是靜態的。當你準備好時,它會在那邊等你。 但事實上,機會是流動的。想跟捷運上的美女搭訕?她下一站就下車了。想掌握市場某個趨勢?兩年後它又變了。好的機會,無從準備起。更好的機會,神色匆匆,不管你有沒有準備好,沒在第一時間抓住,就永遠錯過。 「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」的第二個假設是,人是靜態的。像汽車的「油箱」,會加滿。只要累積到某個程度,就會達到「準備好」的狀態。 但事實上,人不是「油箱」,而是「大海」,永遠加不滿,永遠不會達到「準備好」的狀態。因為旁人、產業、世界的變化都太快了,你可能在某個領域準備了老半天,由於環境的變化,所有準備的東西立刻就過時了,或是又需要準備新的東西。 這句話的第三個假設是:「機會」和「準備好的人」的人會一拍即合。只要你準備好、把握住,就是你的。 但事實上,因為機會不斷在變,縱使「準備好的人」抓住了機會,也要經過一段時間的謀合。最後可能成功,也可能做白功。真正的仗,是從抓住了機會那一刻開始,而不是從準備時開始。 想過這三點,我了解當長輩說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,他們只說了前面一半。 前面一半是,自己的底子要強。比如說身體不好,很難把事做好; 英文不好,很難走進國際。這一點,當然沒錯。 但後面一半,也就是更重要的一半,長輩卻沒說,於是我們也沒做。 就是當你有了底子後,自己要去創造機會!不管那些機會成形沒有,也不管自己有沒有把握一次到位把它做好。 而當祖先顯靈,好運降臨,機會主動來找你時,當然更別想太多,先跳下去肉身搏鬥一番,那搏鬥的過程,才是最好的「準備」。 是的,「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」!但準備不是發生在「家」中,而是發生在「機會」裡。 真正有底子的人都追求完美,而追求完美的人,會覺得自己永遠沒有準備好。於是一波波的機會,從眼前流逝。 相對的,「還沒準備好」的戒慎恐懼,反而會增加我們面對不確定的機會時的好奇、謙虛,和韌性。唯有這樣,最後才能真正把握住機會。 所以這麼多年後,我對長輩的教誨,有了新的體會。機會,其實是留給「還沒準備好」的人。而「還沒準備好」,是人生最好的狀態。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Hayden寫了一篇文章,用Instagram創辦人等案例,說明「還沒準備好」的人,如何成就了大事: https://startuplatte.com/2018/12/26/generate-own-luck/ 照片:blickpixel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2/28 12:38

動態更新

祝福大家,心中都有自己的聖誕樹!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2/24 20:21

動態更新

日子再怎麼苦,都要有棵聖誕樹。不在家裡,就在心裡 王文華 全世界最有名的聖誕樹,在紐約的洛克斐勒中心。每天有75萬名遊客,來參觀這棵樹。照片中,是今年的樹。 洛克斐勒中心的聖誕樹,已有86年的歷史。但一開始,不是富豪洛克斐勒發起的。 1931年,美國經濟大蕭條,老百姓日子很苦。當時,洛克斐勒中心還在建造,工地的工人,自掏腰包合買了一顆6公尺高的冷杉,然後用家裡帶來簡單的裝飾品佈置。 再怎麼苦,再怎麼窮,該慶祝就是要慶祝。 兩年後,洛克斐勒中心決定把慶祝搞大。公司花錢買了一顆15公尺高的樹,並開始舉辦點燈儀式。 此後,每年11月底的洛克斐勒中心聖誕樹點燈,就成了廣義聖誕假期的開始。 八十多年來,洛克斐勒中心聖誕樹上裝飾,隨著時代情勢而變化。 二次大戰時,樹上掛滿了木頭做的星星,象徵美國國旗。配合戰時的宵禁,天黑時不點燈了。 911那年,裝飾品的顏色是美國國旗的紅、白、藍。 每年,洛克斐勒中心的園藝長,會坐直升機在美國東北部,尋找合適的樹。去年的樹,來自賓州。今年,在紐約州找到。 看到合適的樹,園藝長會跟主人接洽。主人通常都樂意捐贈,與全世界遊客分享。 今年的樹,是一顆75歲、22公尺高的挪威雲杉,由紐約州一對女同志夫妻所捐贈。主人說,她長大的家,附近一棵樹都沒有,很高興如今院子裡的樹,能被全世界看見。 不只是被「看見」,還會被「住進」。每年一月初,洛克斐勒中心會把聖誕樹捐給公益組織,公益組織會用這木頭蓋房子,讓無家可歸者入住。 每個人都有棵聖誕樹,這棵樹不在家裡,就在心裡。 那棵樹,代表著我們對幸福人生、美好世界的想像。我們把心願、夢想、希望,一個一個,掛在樹上。到了晚上,用燈光打亮。 那不是有錢人的專利。再怎麼苦,再怎麼窮,該慶祝就是要慶祝。 我們掛上去的「裝飾品」,隨人生階段、時代情勢,而改變。當我們的人生也面臨「大蕭條」、「二次大戰」、「911」時,許下的願望,跟太平時期完全不同。 這些願望,不只是自私的。有時,我們會為別人祈福。就像洛克斐勒中心,把聖誕樹捐給公益組織。 這篇貼文,就是一顆「聖誕樹」。我邀請大家在下面的留言區,寫下自己的心願、夢想、希望。一同裝飾這顆「聖誕樹」,迎接更好的2019年。 我帶頭。為我在德國的朋友、新加坡的朋友的爸爸祈福。希望他們兩人都早日康復。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2/18 12:30

動態更新

如果你犧牲一切照顧的他愛上了別人,你的反應是…… 王文華 阿茲海默症安養院的門前長廊,一對戀人坐在搖椅上,手牽著手。 他們身後站著一名每天都來探望的女子。 搖椅上77歲的男子並不「認識」身後這名女子,只是緊握著身旁女子的手。 身後這名女子,其實是他結婚55年的太太。 身旁他緊握的女子,是安養院另一位病患。 他愛身旁的女子,不記得身後的女子。 這是美國最高法院第一位女性法官珊卓.戴.歐康納的故事。 55年的婚姻,他們曾是同學、好友、夫妻、父母、事業夥伴。阿茲海默奪走了這一切。 他們同年,是法學院同學,22歲結婚。 51歲時,她被任命為最高法院大法官,是有史以來第一位女性。接下來九年,他們是華府人見人羨的權力夫妻。 60歲時,他被診斷出阿茲海默。 為了兼顧工作和照顧老公,她帶他去上班。她開庭時,她請助理陪他坐在辦公室。他靜靜地看書和報紙,但已無心看字,只是翻圖。 午餐時,她拿出家裡做好的三明治,和他一起吃。 當她和助理討論法案時,他坐在旁邊安靜地聽,但眼神游移。 75歲時,他開始走出太太的辦公室,在最高法院裡亂跑,助理也攔不住。 她面臨抉擇:把他送進安養院?或辭去大法官這終生職? 她選擇辭職,結束24年的大法官生涯,放下所有尊榮,全心照顧老公。 他們回到家鄉。隔年,他情況惡化到她無法獨力照顧,她只好還是把他送進安養院。 她每天去看他,但他已不認得她。她看著他剛進去時憂鬱而內向,也看著他「戀愛」後變得生龍活虎。當她看到他在搖椅上牽著戀人的手,她為他們高興。 安養院裡有48位患者,在院內成為戀人的有三對。其他配偶看到自己的另一半愛上別人,七八十歲也像小孩一樣大哭大鬧。 但她畢竟是最高法院大法官,邏輯很清楚。這不是移情別戀,他已經「不認識」她了。他失去了記憶和認知能力,但沒有失去愛的能力。 他在79歲時去世。 接下來九年,她推動公民教育。用線上遊戲和線下課程,幫助高中生學習美國憲法、參與公共事務。 今年十月下旬,88歲的她宣布自己也被診斷出阿茲海默。對社會,她說自己無法再參與公共事務,「但期待在場邊看著其他人繼續前進。」對自己,她說:「最後一程會很辛苦,但我依然感恩。」 如果當年站在安養院門前搖椅旁的是你,看著你犧牲一切、全心照顧的配偶愛上了別人,你會如何反應? 歐康納大法官教的,不只是公民教育,也是愛的教育。 她幫我們學的,不只是美國憲法,也是心的憲法。 (照片:Alessandra Conte)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2/15 13:22

動態更新

年輕人拿麥克風,中年人當避風港 王文華 賈伯斯給科技業的影響,除了在產品,也在產品發表會。靠著個人魅力和創意橋段,賈伯斯讓很多蘋果發表會,成為行銷經典。 很多公司受到了賈伯斯影響,產品發表會也都由老闆親自上場。公關人員努力包裝老闆,希望他能展現賈伯斯的魅力,但不是每位老闆都適合賈伯斯的風格。 Google最近推出了一系列新產品:家用聲控助理、平板電腦、新款智慧型手機。這場網路直播的發表會,Google的創辦人和執行長都沒有出席,由一位資深副總裁領軍。上場發言的幾乎都是年輕人,壓軸的新手機Pixel 3介紹,一男一女擔綱,女性是華裔,看起來都是30多歲。 光是這樣的工作分配,就可看出Google成功的原因。 我們這一代中年人,嘴巴上常說要給年輕人舞台。但到了關鍵時刻,自己又搶著上場。 我們並沒有惡意,只是擔心年輕人還沒準備好。擔當大任若表現不好,傷了自己也傷了公司。 這當然有可能,但如果我們這樣擔心,那年輕人就永遠沒機會擔當大任,自然也就永遠不會表現得好。 讓年輕人上場,也許不像老鳥那麼純熟,效果會打折。但那打的折扣,跟可能培養出新一代領導者的好處相比,不值得計較。 而讓年輕人上場,他們做得絕對比我們好的,是對時代氛圍的掌握,和跟聽眾的化學反應。 Google很聰明,知道他們在賣手機,而手機的重度使用者是年輕人。讓年輕人上場,還沒開口,就跟顧客有天然的心電感應。開口後,也能用顧客的語言來溝通。 讓年輕人上場,並不代表中年人就失去舞台。舞台很大,不同世代應站在不同位置,一起把戲唱好。讓年輕人當主唱,中年人可以當導演。讓年輕人拿麥克風,中年人可以當他們的避風港。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蔚銘寫了一篇文章,分析Google、Apple、Amazon等公司產品發表會上的簡報技巧,我受到啟發,連結在這: https://startuplatte.com/2018/11/28/presentation-techniques-for-a-great-keynote/ 我很榮幸地說:蔚銘是年輕人。 (圖片來源:截圖自2018年10月9日Google發表會影片)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2/11 12:15

動態更新

千斤重擔怎麼扛?先搞定一公克就好 每個人肩上都有重擔,如果想一下子舉起,立刻就被壓扁了。 如果專心在第一公克,事情就大有可為。 當你在看這句話時,有兩個人,正同時、卻獨自地,走在南極大陸。 分開走,是因為兩人都想成為史上第一位獨自一人,在毫無支援的狀態下,橫跨南極大陸的人。 他們各自拖著170公斤的補給品,進行65天、1,482公里的行程。沿路是風雪交加的冰原,氣溫在攝氏零下32度到零下45度,還要爬上2,835公尺的南極點。 千斤重擔! 但出發前,其中一人Colin O’Brady專心做的,是一公克的小餅乾。 這是他特製的乾糧,有蛋白質、纖維、維他命、脂肪,營養均衡。 做成一公克的大小,是因為在極寒下,小面積比較容易退冰。 O’Brady讓我想起另一個「公克人」,華裔的金國威。 2008年,他和兩名夥伴,攀登喜馬拉雅山的「梅魯峰」。梅魯峰海拔6,310公呎,頂端1,200公尺是近乎垂直的冰岩壁。因為比聖母峰更難,沒人上去過。 風、雪、零下20度,他們一天只能前進200公尺。惡劣的天氣,讓他們困在帳篷中四天。他們的帳篷不是搭在地面,而是垂直懸在山壁。 第17天,在距離山頂只有100公尺處,食物耗盡。名留青史的機會垂手可得,但他們決定割捨。 千斤重擔! 回家後,其中一人在一次雪崩時受了重傷,頸椎斷裂。他日復一日努力復健,只為了想回到梅魯峰。 三年後,他們再度嘗試。受過重傷的那人怕,帶他同行的另外兩人更怕。 為了要拍攝整個過程,他們必須扛7公斤的攝影器材,於是必須減少其他重量。他們把牙刷的手把給拔掉,只留刷頭。就這樣,一公克一公克,減掉7公斤。 這一次,他們成功了。 此後,沒人再上去過。 每個人,都有一座「梅魯峰」。我知道你現在正在爬,進一步退兩步,我幾乎可以聽到你的喘息聲。 每個人,也有自己的「南極大陸」。我知道你現在正在走,閉眼時仍看到南極的永晝,氣溫明明21度,但已生出凍瘡。 千斤重擔怎麼扛? 每天搞定一公克就好。 (照片來源:Colin O’Brady的IG)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1/26 19:40

動態更新

投票所開門的時候,我們就打烊! 這家店為了讓員工去投票,錢也不賺了。 明天不賺錢,一起去投票。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1/23 19:34

動態更新

老闆還在加班,你可不可以先走? 今天是美國感恩節的前夕。20年前的今天,我的美國老闆跟我說了一句話,我一直記得。 先聊聊,怎樣的人是好老闆? 回答這問題,得先想我們要從老闆身上得到什麼? 自然跟老媽、老婆不同。跟家人,我要情感的支持。跟老闆,我要能力的成長。 在老闆面前,我要的不是面子,而是裡子。 不是寬容我的朋友,而是幫我進步的教練。 不是「好人」,而是「好咖」。 我要的老闆,是願意冒著不受歡迎的風險,對員工真誠。特別當員工做不好的時候,立即而明確地告訴員工。 我很幸運,碰過這樣的老闆。他對我要求非常嚴格,我怎麼做他都不滿意。 有一次,我搞砸了一個大案子,他很直接地告訴我哪裡做錯。講完後,在尷尬的沈默中,他說公司願意出錢讓我去上課,增強這方面的能力。 雖然他對我的標準這麼高,但20年前的今天,感恩節假期的前一天,才吃完午餐,他就跑到我座位前說,「回家去!我希望你努力工作,但更希望你認真生活。」 原來,努力工作,並不是真正的高標。認真生活,才是他對我最嚴格的地方。 對員工的高標準,不該表現在加班上。如果公司的目標、策略、管理、文化是對的,沒有人需要常常加班。 對員工的期許,也不該僅止於努力工作。員工活得快樂,進公司事半功倍。員工過得悲慘,再怎麼努力也是枉然。 但我知道,不是每個老闆都這麼想。很多老闆仍把加班當成美德,並期待你奉陪。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Hayden寫了篇文章,分析怎樣跟這樣老闆相處:https://startuplatte.com/2018/11/16/dealing-with-your-boss/ 感恩節,感謝所有《創新拿鐵》的讀者!你是我們的老闆,幫我們進步。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1/22 19:36

動態更新

如果你覺得世界對你不公平,那就把「憤怒」變成「商機」 王文華 她是Sandy Lerner,「思科」公司的創辦人。「思科」生產連結全球網路的「路由器」,如今市值2190億美金。 Sandy苦撐「思科」時,找了外部投資者,自己和創業夥伴的股份被稀釋到30%。投資者找來新的男性執行長,見到Sandy的第一句話竟然是:「聽說你是公司一切問題的根源!」 新的執行長開除了Sandy。 被開除後,她沈寂了一段時間,人也變得邋遢。當她想買些化妝品時,發現市面上所有的化妝品都是粉色系的。彷彿廠商一致覺得,女人就該做這種打扮。 她想起15歲那年,曾在一家銀行打工。男性老闆要所有的女出納員跪在地上,讓他檢查她們的裙子是否符合長短。 她想起那個銀行老闆、開除她的執行長、市面上的化妝品,她對於社會上對女性系統化的偏見感到憤怒。 但她沒有沈浸在憤怒中。她是工程師,邏輯很清楚:憤怒能讓你的情緒暫時得到支撐,也許還可以鼓動身旁同樣的受害人。但憤怒解決不了你、旁人,或社會的任何問題。 能解決問題的,是創造。她創辦了「Urban Decay」這個化妝品品牌。沒錯,從「路由器」,做到「化妝品」。 「Urban Decay」的廣告標語是:「粉紅色會讓你想吐嗎?」。 他們用不同顏色來吸引長期被主流廠商忽視的女性。一款紫+藍的口紅太受一名粉絲熱愛,粉絲要求買數加侖的份量,把車子也漆成那種顏色。 「Urban Decay 」很成功,最後被法國精品集團 LVMH所買下。 不管是做「路由器」或「化妝品」,Sandy的動力都是「憤怒」。氣這個世界被沒有遠見、或只有偏見的人所控制。氣他們把權力,拿來實踐「不公平」。 但她沒有變成「憤怒」的俘虜,也沒有把自己關進「受害者」的監獄。她「越獄」、捲起袖子,把「憤怒」,變成「商機」。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戴羽寫了兩篇關於Sandy的文章,詳細描述她從「路由器」到「化妝品」的過程。連結在這: https://startuplatte.com/2018/11/08/from-cisco-to-urban-decay/ 你看到什麼「不公平」?對什麼感到「憤怒」?可以變成「商機」嗎? (照片:Melissa Golden for Inc.雜誌)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1/15 12:23

動態更新

如果你跟老闆的想法不同,又無法說服他,怎麼辦? 王文華 一家市值2190億美金的公司,一開始只是因為員工和老闆的想法不同。 1980年代,這位叫Sandy的碩士生,設計了一套「網路系統」,讓學校裡5000台電腦互相溝通。 這本領讓她在畢業後,順利得到學校電腦中心的工作。 Sandy想:既然可以連結學校的電腦,就可以連結全世界的電腦。 她不斷說服校方,把這套技術賣給校外的公司。她是拿學校薪水的,所以動機不是為了自己賺錢。而是希望靠學校的影響力,能讓更多組織享受到電腦連線的好處。 但她的老闆看不到她看到的未來。 她試了正規的方法,沒效。 只好走上非正規的路。 她辭掉學校的工作,自己出來創業。 她刷爆了信用卡、抵押了房子、還得到另一家公司上班,勉強維持公司的開銷。 她沒有任何銷售員,但內行的客戶自動找上門來,第一家就是惠普公司。 她創辦的這家公司,叫「思科」,提供全球網路必備的「路由器」,如今市值2190億美金。 老闆應該比員工有遠見,但有時並非如此。 這不代表老闆是笨蛋。而是老闆太忙、太急、壓力太大無法靜下心來思考、年紀太大無法掌握世界的變化。 當我們看到老闆看不到的東西,怎麼辦? 當然可以什麼話都不說。 也可以試著說服老闆。 或是出來自立門戶。 Sandy選擇走出來,於是創造了大事業和大財富,但也付出慘痛代價。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戴羽寫了篇關於「思科」創辦人的文章,帶我們看到「自立門戶」的成果與代價。連結在這: https://startuplatte.com/2018/11/07/cisco-co-founder-sandy-lerner/ 如果跟老闆的想法不同,又無法說服他,你會怎麼做? (照片來源:史丹佛大學圖書館)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1/12 12:22

動態更新

你還是可以留在傳統行業,但必須想新的賺錢方法 王文華 每個時代,都有順風的行業。 這個時代,是人工智慧、大數據、雲端運算、金融科技…… 但如果我就是對這些沒興趣或專長怎麼辦? 沒關係,你還是可以留在傳統行業,但如果想賺錢,必須想新的方法。 比如說咖啡廳。這行業不會高速成長,加上競爭激烈,很難賺到錢。 沒錯,如果是一杯一杯賣咖啡,當然難賺。 所以得想新方法。 日本有一家「Shiru Cafe」,2013年開幕,日本已有16家,還開到美國和印度。 「Shiru」開在大學旁,學生進去喝咖啡、用Wi Fi、手機充電、通通免費。 收費都很難賺了,免費還得了? 「Shiru」不收錢,但要學生付出別的東西。想喝免費咖啡?你得先在它網站上留下姓名、生日、電話、email、就讀科系、畢業年份、興趣等資料,並且同意它使用這些資料。 「Shiru」把學生的資料,提供給想在大學招募人才的企業,企業付錢給「Shiru」。 學生喝到咖啡、收到就業資訊。企業找到合適的人才。「Shiru」拿到了錢。 一家咖啡廳,卻靠「人力仲介」賺錢。 不是每個人,都會剛好在順風的行業。逆風的我們,只能創新。 「個資換咖啡」有爭議,所以《創新拿鐵》作者Hayden寫了篇文章進一步分析。連結在這: https://startuplatte.com/2018/10/31/shiru-free-coffee/ (照片來源:Shiru Café的IG: @shirucafe_official)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1/06 13:13

動態更新

請問敝校位於高雄市想要辦理與作家有約.想邀請您108年4-5月期間.不知我們是否有榮幸與您有約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1/06 12:08

動態更新

負數,反而為人生加分 王文華 台中花博開幕了。其中「台開積木館」,由日本建築師隈研吾設計。他用1,472個三角型積木,做成一座中空的積木館。 隈研吾是日本當紅設計師,負責2020年東京奧運主場館的設計。但他的職涯曾經歷一次重大挫折,讓他徹底改變了自己的風格。 他開業的第一個案子,飽受負評,導致他很長一段時間接不到案子。終於接到後,卻在工作時割傷右手,手筋和神經都斷了。 他繪圖的這隻手,此後無法再靈活運用。 但正因為自己不再雙手萬能,能操控一切,他反而開始思考如何用自然環境來「代替他做設計」。 他的方法是:靈活使用工地本身的景觀。比如說2020 年東京奧運主場館,他刻意將高度維持在 50 公尺以下,讓場館能「融入」附近明治神宮外苑巨樹參天的森林。 另外,他也大量使用天然建材,如木頭、泥磚、竹子、石板、紙、玻璃等。比如照片中是他在日本高知縣檮原町的「雲之上別館」。沒錯,外牆是茅草。 隈研吾曾寫過一本書,叫《負建築》。「負」的意思是指建築不應強出頭,而應該適時退居幕後,襯托,而非搶走,自然的美好。 人生不也是這樣? 從小到大,我們活在「正數」的循環。更高的分數、更好的學校、更高的薪水、更大的名聲、更多的朋友、更多的讚。這樣不斷累積,並沒有讓我們更快樂。反而讓思慮窄化到自己一個人,完全忽略了周遭的人、環境、自然。 所以,像隈研吾的作品一樣,適度地用「負數」來簡化生活,反而讓我們能跳脫自我的框架,融入世界的佈局,因此得到更廣的視野、更有意義的工作,以及更深刻的人際關係。茅草,有時比霓虹燈,更耀眼。 我的小說中,女主角明麗獨立、自主、優秀,卻不幸福。她的弟弟在一次越洋電話中跟她說:「全世界都知道,你是勇敢的女生。但有時候脆弱一點,才能找到幸福。」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戴羽今天的文章,說了隈研吾的故事: https://startuplatte.com/2018/11/04/kengo-kuma-wooden-building/ 我的小說《我單身的最後一年》,前三分之一在這裡:http://lastyearbeingsingle.com/ (照片:archdaily.com)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1/04 11:00

動態更新

你的「缺點」,就是你的「賣點」!27歲的年輕人,做出143億的大事業 王文華 Ben和Jerry是高中同學,書念得不好,大家都看衰。 到了27歲,還沒混出名堂,兩人決定開一家冰淇淋店。 但他們沒有賣冰淇淋的經驗。這是缺點。但正因有這缺點,他們不眼高手低,願意從零學起。他們報名函授課程,開始學做冰。 學完後準備開店,卻發現熟悉的城市早就都有冰淇淋店了。他們只好找一個沒有冰淇淋店的偏鄉。但這裡沒有冰店,是因為冷得要命,年平均溫度攝氏7.8度,誰吃冰?這是缺點。但正因有這缺點,他們動了更多腦筋吸引顧客:當氣溫低於攝氏 0 度時,每降一度,價格就打折。這反而讓顧客期待寒流,吃到便宜的冰淇淋。 挑選店面時,他們只租得起一間屋頂破洞、室內積雪的荒廢加油站。這是缺點。但正因有這缺點,他們不走明亮豪華路線,而把「舊」變成「溫馨」。他們親自動手整修,創造出家的氣氛。 開張之後,Ben負責試吃。但其實他有嗅覺喪失症,鼻子不靈。這是缺點。但正因有這缺點,Ben更重視口感和嚼勁。他在冰淇淋中加入巧克力餅乾、棉花糖、玉米片、布朗尼、核桃等,後來這變成他們的特色。 就這樣,他們扭轉了自身和環境中每個劣勢。如今,這家公司一年的營收是143億台幣。他們的品牌,叫「Ben & Jerry’s」。 先天、後天、環境,總有不如人意的地方。這些缺點,不是「命運」,而是「狀態」。不是「氣候」,而是「天氣」。「狀態」不會永久,也沒有絕對的好或壞。有了對的心態、創意,和作法,缺點,也能變成賣點。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戴羽,說了Ben和Jerry其他扭轉劣勢的故事,文章在這: https://startuplatte.com/2018/10/28/ben-and-jerrys-story-of-losers/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0/31 08:26

動態更新

很多時候,我們敗在「溫良恭儉讓」 王文華 美國很多餐廳桌上,都放了這罐「Sriracha」的亞洲辣椒醬。它每年賣出2000萬瓶,老美吃冰淇淋加,喝星巴克也可以加,小女孩直接用灌的。 這辣醬是一位叫陳德的越南難民做的。他1979年來到美國,1984年開了公司。 陳德是一位有個性的創業家。在美國,亞洲食品都會迎合老美口味而調整,於是經銷商勸他混些番茄醬,把辣度降低。他嗆:「怕辣就少加一點,我不是賣美乃滋的!」 他的個性,也表現在對品質的堅持。一般辣醬廠,全球收購辣椒,以便靈活因應市場需求。採購的辣椒在長途運送前會乾燥處理,送到工廠味道都跑掉了。 陳德為了保持風味,只跟一家農場進辣椒,而且把工廠開在農場附近。2007年,他果然供不應求,斷貨三個月。 他的個性,也表現在對錢的看法。產品大紅後,他沒調過批發價,但也不干涉經銷商自訂零售價。他給經銷商唯一的限制是:讓窮人買得起這有錢人喜歡的醬。 我吃著陳德的辣椒醬,回想自己的教育過程。 我們從小受的教育,教我們溫良恭儉讓。但很多時候,我們就輸在這裡。 因為溫良恭儉讓,讓我們過度迎合別人、想討所有人歡心、希望大家都喜歡我們、避免任何衝突對立。 因此,我們吞下不討喜的話、放棄可能不受歡迎的想法。不相干的人隨口一句話,就讓我們改變了堅持已久的初衷。 我們本來要賣獨一無二的「辣椒醬」,最後賣的卻是到處都有的「美乃滋」。 陳德的「個性」演出,很多人覺得狂妄。但他表現出的,其實是更深層的「溫良恭儉讓」。 他的溫良,不在「形式」,而在「本質」。不在「外表」,而在「靈魂」。 所以他只用道地的原料,堅持傳統的風味,守住合理的價錢。 他講話嗆了點,因為他知道,好好先生的四平八穩的做法,最後只能做出平庸而沒有靈魂的產品。想討好「所有人」,最後的結果是討好不了「任何人」。 溫良恭儉讓是美德。但我們是表現在形式?還是本質?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蔚銘的新文章,說陳德和他的辣椒醬的故事,連結在這: http://bit.ly/2R69RDe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0/25 12:26

動態更新

年輕時特愛的61*57,到現在依然牽掛,想知道靜惠後來的日子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0/25 01:07

王文華 TOM WANG shared 1號課堂's post.

10月底了,但「夏天」才剛開始 看了一部紀錄片,叫《永不結束的夏天》。講1966年,兩名衝浪好手,跑到夏威夷、紐西蘭、大溪地、迦納、塞內加爾……尋找好浪。最後,他們在南非的Cape St. Francis,找到長達15分鐘的完美浪頭。 在事業和生活上,我們也都在尋找那個完美的浪頭,讓我們爬得更高,看到更遠。 尋找浪頭,不代表自己不需出力。影片中兩名衝浪者的技術,來自多年的練習。但徒有一身武功,若沒有好浪,也是事倍功半,所以他們才要走遍世界。 我的好友劉軒,也走遍世界。他在美國唸心理學,後來回台灣做DJ。這幾年回到心理學的領域,在兩岸大受歡迎。他在新書《大腦衝浪》中說:「電腦太慢的時候就要重開機,人生膠著的時候就要給自己一個refresh。你已經等這個浪,等了很久。改變自己,從今天開始。」 劉軒和我都在「興風作浪」。我們透過視訊聊了一下,分享最近看到的「浪頭」,和彼此的作品。在「1號課堂」的粉專,有我們的視訊: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0/24 22: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