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 點閱 135

王文華

目前沒有主題描述。

動態更新

成長,不來自累積,來自捨棄 王文華 我喜歡買二手的東西,因為裡面充滿感情。 買二手貨有幾個途徑:網路、跳蚤市場、主人家的院子。 其中我最喜歡去主人家的院子。因為知道,這樣東西,曾在背後這個家活過。 主人家院子的拍賣,叫做「yard sale」。 在「yard sale」,可以跟主人聊天。當然,跳蚤市場也可以聊。只不過主人並不住在跳蚤市場,所以難以想像這樣東西,是怎樣跟主人一起走到今天。 但在主人家的院子,可以清楚看到他們共同生活的場景。聊到開心處,主人帶我走進家中,指著他媽媽曾經在那個角落,坐在這張椅子上看電視,一坐就是30年。 我幾乎可以聽到30年來的電視節目的聲音,仍在那張椅子上迴盪。 聊到深處,主人會願意分享為什麼要賣東西。有時是好事:在別的城市找到更好的工作,要搬家了。有時是壞事:媽媽走了。 不管是好是壞,「yard sale」都代表,主人要走入下一階段了。成長,即將開始。 成長,來自於「出賣」自己。 我自己也曾經這樣成長過。 我喜歡看電影。最愛的片子之一,是1996年湯姆.克魯斯主演的《征服情海》。 當時我在紐約的大公司上班,每天在理想和現實間掙扎。湯姆.克魯斯的角色不是純粹的理想主義者,也不是唯利是圖的資本家。他跟我們大部分上班族一樣,有理想,但也想賺錢。有傲骨,但也能忍下羞辱。 因為太愛這部片,我拜託朋友弄到一張《征服情海》的海報。收到時,好像收到自己的出生證明。 在那張海報下,我又過了五年上班族的日子。有理想,有現實,有傲骨,也有屈辱。老闆在那張海報前罵我,女友在那張海報前跟我分手。 五年後,我辭去大公司的工作。唯一帶走的,是這張海報。 離開後,我體會到不必活在一張海報下。我仍喜歡《征服情海》,但應該讓它的精神傳向世界。 於是我辦了一個義賣活動。把前半生的紀念品賣掉,包括那張海報。然後把錢捐給一個關心失智症患者的公益組織。 那是我的「yard sale」。 一位「神祕友人」,請代理人走進我的院子,用9萬2千1百元(921是國際失智症日),買下那張海報。 如果我當初堅持「珍藏」那張海報,那張海報只對我有意義。 但因為我放下了這件東西,於是它有了更大的意義。 成長,不來自累積,來自捨棄。 今天是端午節,夏天開始了。我們的人生,是否也走向新的一季? 如果沒有重新開始的感覺,可以試試:「出賣」自己。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6/07 11:44

動態更新

為什麼星期天的「閉關」、「放空」、「沈澱」,過一天就不靈了? 王文華 星期天,適合放空。 我們活在一個擁擠、卻疏離的時代。擁擠的是每天接收的訊息的「量」。疏離的是這麼大量的訊息,並沒有讓我們感到更充實、親密、或快樂。 面對這種矛盾,很多人選擇在星期天「關機」、「閉關」、「放空」、「沈澱」。當下感覺的確不同,但禮拜一回到正常生活後,一切又恢復原狀。 為什麼會這樣?一家餐廳,讓我搞懂了原因。 全世界最大的海底餐廳「Under」,四月二日在挪威南部海岸小鎮Båly開幕。這家餐廳造價兩億五千萬台幣,外型像牛奶盒,建築結構是1600公噸的水泥管,以20度的角度,伸進海平面以下4.8公尺。 用餐區不大,只有12張桌子,容納40人。裝潢簡單。燈光像水族箱,是淡綠色。玻璃窗寬11公尺、高3.7公尺,讓客人欣賞海底生物。 對於老闆和顧客來說,這餐廳都是一次「沈浸」式的體驗。 「關機」、「閉關」、「放空」、「沈澱」沒有長效,因為都是在「原有的狀態」下,用「被動的方式」,來調整自己。但如果水面上是雜質,沈澱再久,落到杯底的仍是雜質。 「沈澱」,是「乾」的。它並沒有改變我們身、心的溫度、濕度、經度、緯度。 跟「沈澱」相比,「沈浸」是比較深刻的方式。原因是: 第一,「沈浸」必須要「主動」地進入「新的環境」。「Under」餐廳深入海平面以下4.8公尺,視野完全不同。視野不同,行動就跟著不同。視野和行動變了,腦和心才會有根本的改變。「沈澱」很少帶來改變,因為視野和行動還是一樣。「沈澱」像是在家附近的海灘上散步,而「沈浸」則是跑到陌生的海域潛入海底。 第二,「沈浸」不只是一種「選擇」,而是一種「投資」。「Under」餐廳的老闆花了兩億五千萬台幣,憑空打進一個海底隧道。過程中有各種技術困難,最後還可能血本無歸。但正因為有困難和風險,體驗就更為深刻。相對來說,「沈澱」沒有困難或風險,所以最後常常只是發呆。 第三,「沈浸」是與環境更深的融合,而不是將自己從環境中抽離。「Under」餐廳的建築、食材、人才,都緊扣當地的自然和人文環境,在那個潮汐上興風作浪。相對的,「沈澱」是要把自己從環境中抽離。但在抽離的前提下產生的體悟,回到環境中就破功了。如果「沈澱」的感覺是「孤帆遠影碧山盡」,「沈浸」的感覺則是「海上明月共潮生」。 「沈浸」,是「濕」的。它改變了我們身、心的溫度、濕度、經度、緯度。 「Under」在挪威語中,是英文「Wonder」(令人驚豔的事物)的意思。 人生的Wonder,常藏在人、事、物表面以下4.8公尺的地方。表面以上的任何地方,如今都無比擁擠。「沈浸」下去,別有天地。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5/05 10:12

動態更新

如何衡量成功?看多少人能對你坦誠,以及你能對多少人坦誠 王文華 衡量成功的標準很多,財富、名聲、影響力、貢獻……每個人價值觀不同,用的標準也不同。 我用的標準之一,是多少人能對你坦誠,以及你能對多少人坦誠。 這兩件事,都不容易。前者,比後者,更難。 因為你能否對別人坦誠,你自己知道。別人是否對你坦誠,你渾然不知。 先說你對別人坦誠。不容易的原因,是很多社會壓力,讓我們不敢說真話。特別是,當真話可能會讓人不高興時。 所以在很多會議中,我們選擇沈默。明知老闆的決策不對,或同事的執行有問題,但我們不說,因為預期老闆或同事會生氣,氣氛會弄僵。 不說的另一個原因,是沒把握自己的想法比較好。說了萬一引來批評,反讓自己變成箭靶。 所以要能說出真話,需要: 對自己有自信; 對事情有看法; 與別人有互信; 平常就建立了一種能接受彼此善意回饋的關係。 有這四點,算不算成功? 衡量成功更高的標準,是別人能對你坦誠。啊,這就更難了。 當別人不對你坦誠,原因可能是:怕得罪你、覺得你聽不懂、假設你無法溝通、希望討你歡心…… 這些,都代表我們自己和人際關係的某種欠缺。沒錯,當很多人都想討你歡心,其實是一種欠缺。 我的職場路上,很幸運地碰到很多坦誠的「老闆」。他們未必給我高薪或大位,但都對我坦誠,挑戰我的觀點、點出我的盲點,投資我的成長,讓我持續進步。 我的「老闆」們有的年紀比我大,有的年紀比我小,有的才4歲5個月,像照片中這位弟弟。 當我幫他拍照時,我大叫「老闆」,他立刻回應,伸手抓相機。 我寫了一篇文章,說我跟這些老闆的故事,並分享如何找到「好老闆」,避開「壞老闆」。我的文章,發表在今天的《創新拿鐵》。 https://startuplatte.com/2019/04/12/identify-good-boos/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4/12 12:27

動態更新

唱衰的話一定要聽,但只要聽一半就好 王文華 四月,是被唱衰的人揚眉吐氣的月份。 Uber的頭號競爭者Lyft,四月初在美國上市了,市值是240億美金。上市時機,跑在比它更大的Uber前面。 舊金山起家的Lyft,一開始的logo是粉紅色八字鬍。車頭都會裝飾這個鬍子,像在對乘客微笑。 跟Uber相比,Lyft是小弟。Lyft去年營收是22億美金,Uber是113億。 一路以來,Lyft都活在Uber的陰影,和眾人的看衰聲中。 看衰聲中,Lyft一小步一小步、持續改善自己。 比如說他們一開始是配對長途共乘,後來才轉型成叫車軟體。 我親身感受過他們的改變。一開始用他們的APP,無法在第一個頁面看出附近的車是大、中、小,這些車多久會到。 後來,我可以在第一個頁面,清楚看出大、中、小三種車型,離自己有幾分鐘。 對於唱衰聲,他們只聽了一半,就是自己APP不好用的那部分。至於「一山容不下二虎」,「有了大哥哪有小弟」,他們都一笑置之,於是走到了今天。 巧的是,剛好在一年前,2018年四月,另一家被唱衰的公司也上市了。這家公司叫Spotify,是串流音樂平台。 他們聽到的唱衰聲就更響亮了。音樂產業已死!商業模式大有問題!大家已習慣了「下載」,誰要用「串流」?一家瑞典小公司,怎麼跟Apple對抗?全世界最紅的歌手泰勒絲因為版稅糾紛,還曾抵制他們。 對於唱衰聲,他們也只聽了一半,就是商業模式有問題那部分。他們一開始讓消費者免費使用,靠廣告賺錢,惹火了版權所有人。後來他們改成使用者付費訂閱,然後跟版權所有人分成。 至於小蝦米打不過Apple,一笑置之。 去年,全球音樂產業的營收成長了9.7%,是多年衰退後,連續第四年成長。主因是曾被看衰、但Spotify堅信的「付費串流」,去年成長了33%。 每個時代、每個產業、每家公司,都有唱衰的人。在社群網路的時代,他們的聲音,通常會不成比例地響亮。 那些唱衰的人,講得都有道理,也常是對的,我們的確該聽。 但聽一半就好。哪一半呢?自己可以掌控的那一半! 聽了後,放下自我,調整作法,虛心改善,看看還會招來什麼新的批評。就這一樣,一回合一回合,讓自己成長。 至於另一半,那些對於時代、趨勢、市場的預測,其實沒有所謂的專家。這些「大環境」,常常都是不信邪的人,憑空打造出來的。 對於那些,就像Lyft的粉紅色八字鬍一樣,一笑置之吧。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蔚銘的新作,談另一位持續被唱衰的創業家,如何用「只聽一半」的做法,兩次創業成功: https://startuplatte.com/2019/04/03/minted-mariam-naficy/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4/08 18:54

動態更新

這四句話,讓你在被批評時仍然為自己加分 王文華 不管在工作或生活,當我們被批評時,直覺反應是辯解。 急於辯解,有時是因為真的錯了,於是心虛。 有時是因為被誤會了,於是義憤。 不管是對是錯,只要開始辯解,我們就輸了。 無辜的人,通常輸得更多。因為在辯解自己無辜時,思路都會異常清晰,口才特別流利。結果讓老闆更生氣。本來只是「被誤會」,現在變成「被討厭」。 批評我們的人,不管是老闆、客戶、老公、老婆,聽到辯解的反應是: 你不聆聽、你不虛心、你不受教。 辯解,很少會達到我們原本希望它達到的效果。 別人批評的事情本身,已經為我們扣分。再去辯解,就是火上加油了。 有一種方法,可以當作「滅火器」。 這種方法,可以讓我們在被批評時,仍然為自己加分。 但這種方法,違反人性,所以需要練習。 所幸,這種方法並不困難。任何人都可以學會。任何情境(不管我們是活該還是冤枉),都可以使用。 這種方法就是在被批評的當下,說以下這四句話: 1.「很遺憾你這麼想!可以告訴我哪件事讓你有這種感覺嗎?」 2.「我的想法可能跟你不一樣,但請多說一點,讓我更了解你的看法。」 3.「謝謝你的指教,我需要一點時間好好想想再回覆你。」 4. 重複一遍對方批評的內容(不管再怎麼難以消化):「你的意思是…,對嗎?」 這四句話,不會抵銷我們的錯,也不會澄清別人對我們的誤解。但至少在第一時間,讓批評者感覺:我們尊重他的意見,願意聽得徹底,並且願意在思考後回覆。 大家都知道「聆聽」的重要,但當情緒上來時,一切都忘了。所以需要練習。 在職場或人生中,誰對、誰錯、被誤會、被了解、公不公平,都不是重點。 重點是:彼此能不能溝通、有沒有信任。 這四句話,讓人與人之間,開始溝通。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蔚銘的新作,談面對批評時的態度。我們可以從這個星期開始練習: https://startuplatte.com/2019/03/20/how-to-deal-with-criticism/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3/25 12:20

動態更新

天命不是「名詞」,是「動詞」 一位34歲的會計師,變成時尚保溫水壺女王。她再怎麼會「算」,應該都沒算到這個命運。 莎拉(Sarah Kauss)大學念會計,畢業後理所當然地進了會計師事務所。 她查帳的客戶,包括幾家新創的網路公司。替他們服務時,她發現自己對創業有興趣。於是做了幾年後,申請商學研究所,開始自我轉型。 研究所畢業後,她並沒有立刻創業。一次旅行中,帶的水壺被太陽曬得發燙。她靈機一動:為什麼沒有一款水壺,是摸起來不燙、裡面能保溫,看起來又時尚呢? 34歲那年,她辭掉工作,用3萬塊美金的積蓄,開始設計「S’well」水壺。 她把產品寄給每一家媒體、每一家企業、過去讀過的母校……希望得到試用。 就用這麼素樸的方法,她慢慢打開知名度。如今,「S’well」得到歐普拉雜誌的推薦,是星巴克指定的保溫瓶,還拿下臉書團購的訂單。 會計師成為創業者的不多,甚至連莎拉自己一開始也沒有想到。 每個人都有天命,活著的意義就是去實踐那天命。 我們都假設天命是一個「名詞」,是一件事情,像一個寶藏,靜靜地埋在某個神秘的地方,等著我們去挖掘。 但對大多數人來說,天命其實是「動詞」。它不是一樣「被找到」的東西,而是一樣「被創造」的東西。它不是「寶藏」,而是「尋寶的過程」。 天命不是「南極」,等著我們光臨。 天命是「南瓜」,每個人都買得起,但最後做成南瓜餅、南瓜湯、或是搭載灰姑娘的南瓜車,就看個人造化。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Hayden,最近寫了莎拉的故事,「解渴」,且「保溫」: https://startuplatte.com/2019/03/15/swell-reusable-water-bottle/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3/20 19:45

動態更新

分手,有時候是給彼此,最大的愛 王文華 分手是幸還是不幸? 要看分手的原因和方式。 有人分手前,已知道走到盡頭。雙方都有默契,不必開口。一個擁抱,感謝過去的美好。一個微笑,在淚水中觸礁。 有人分手後,努力想挽回。抱著補習或加班的精神,拼命往前衝。不甘心像黴菌,不斷治好,又不斷復發。 有人分手後,足不出戶,整天叫披薩。 有人分手後,剪個短髮,搬個新家。 有人分手後,希望「下一個情人會更好」。 有人分手後,希望「下一個自己會更好」。 有人分手後,會「再給對方一次機會」。 有人決定分手,是因為要「給自己一次機會」 。 有人分手後,會動口、動手、把對方丟在街頭。 有人分手後,會全心、全意,祝他活得快樂。 有人分手後,痛苦地像戒菸。 有人分手後,第一次吸到新鮮空氣。 有人分手後,大步向前。身後的風景再美,也不留戀。 有人分手後,在原地挖個洞。讓那個洞,變成自己的臉。 年輕時,所謂愛情,是跟很多「不同」的人,重複「相同」的情節。邂逅、心動、約會、熱戀、爭執、分手。我們輕易說「愛」,也輕易說「分手」。 年紀大了一點,所謂愛情,是跟「同一個」人,重複「不同」的情節。結婚、懷孕、生子、帶孩子看病、送孩子上學…一個一個階段,推著我們向前走。我們很少說「愛」。為了孩子,更不說「分手」。 再老一點,所謂愛情,是看到「同一個」人,「不同」的面貌。原來她不斷在成長!原來他一直不快樂!這時「分手」,像「畢業」。我們曾在同一班上課,但學習速度不同。我們從同一個學校畢業,但未來走不一樣的路。我們分手,但永遠是「同學」,是「校友」。 分手,有時候是給彼此,最大的愛。我們都不完美,兩個人在一起可能相輔相成,但也可能以毒攻毒。努力之後認輸,讓彼此找回他原來美好的自己,也是一種照顧。分手的愛人像一片雲,曾畫過彼此的天際,剎那間留下美景。無法永恆,但不損其美麗。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蔚銘寫了一篇關於分手的文章。一位紐約的年輕女性,從親身經驗中體會到發現分手後有各種殘局需要處理,於是開了一家「分手服務」公司: https://startuplatte.com/2019/03/08/onward/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3/11 19:53

動態更新

兩位世界首富的共同點 王文華 比爾蓋茲、傑夫貝索斯最近不約而同地發表了公開信。 貝索斯的公開信,是跟八卦雜誌宣戰。這位當今首富在一月離婚後,八卦雜誌登出他跟女友的照片。在公開信中,貝索斯說八卦雜誌後來寫信給他,宣稱握有他和女友十張更親熱的照片,只要他答應某些條件,八卦雜誌就不登這些照片。貝索斯認為這是勒索,於是把整件事公開。 為了提出證據,貝索斯在公開信中公佈了八卦雜誌寫給他的email。Email中,八卦雜誌詳細描述了十張親熱照的內容,光看文字就覺得極度尷尬。但貝索斯還是選擇把這些文字公諸於世。 他說:「個人的尷尬不重要,重要的是,如果我都不能抵抗這種威脅,多少人能?……我要把這根木頭掀開,看看有什麼東西會跑出來。」 幾天後,比爾蓋茲也發表公開信。這封信是比爾蓋茲和太太瑪琳達的基金會的年度報告,分享他們從事公益活動的九大「意外發現」,包括:全世界人口都在老化,但非洲卻保持年輕;檢測人體中調節「硒」這個化學元素的基因,可以預防早產。 九大發現之一,跟蓋茲近年來大力推動的無水馬桶有關。全球有20億人沒有馬桶可用。隨地便溺,每天造成800名兒童死亡。已開發國家使用的馬桶需要下水道系統,不適用於開發中國家。所以近八年來,蓋茲和太太投身馬桶的創新,開發不需要用水的馬桶。去年,他還親自跑到北京參加「馬桶博覽會」。無水馬桶開發至今已有初步成果,但成本太高,依然不切實際,所以必須再改良。 他說:「馬桶不是最性感的創新,但可以拯救幾百萬人。」 軟體大亨,變成馬桶教主? 當今首富,自爆親熱照文字描述? 在這兩件事上,你有沒有看出,首富的什麼共同點? 今天先聽大家的看法。 明天再補上我的觀點。 我看到的是,如果只分析這兩件事,他們重「裡子」,超過「面子」。他們務實,並且有策略去執行。 貝索斯的案例:一般人基於面子,可能會答應八卦雜誌的要求,試圖把事情壓下。因為那些親熱照的文字描述,的確會讓當事人很不堪。 但貝索斯可能想:如果尷尬在所難免,就忍痛承受。但想辦法把這手爛牌,打出最好的結果。 他的策略有二:一是「自爆」。「自爆」的好處是,化解掉對方登出後的震撼力。冠上「勒索」,對方可能就不敢登了。就算對方真的登,驚訝程度已降低,殺傷力就減少了。 二是用「抵抗勒索」的立場,創造出一種烈士氣息,站上道德的高處,某種程度可以贏得大眾的支持。 至於比爾蓋茲,早已名利雙收,不需要更大的「面子」。 或是說,他還能得到的「面子」,是解決世上目前還沒有人能解決的大問題,比如說20億人沒有馬桶可用。 他的策略,是用他的資源和面子,開發低價的無水馬桶。聽起來比軟體容易,但也花了八年,並且還在持續改善之中。可見這些大問題,複雜性超乎想像。 銀子、裡子、面子……人生不同階段,要的東西不同。不管我們選擇要什麼,都需要找到對的策略。兩位首富的公開信,可以讓我們開始思考:我們要的是什麼?怎樣的策略才能得到?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3/04 12:38

動態更新

《一個巨星的誕生》,唱出我們平凡人的困境 王文華 今早奧斯卡頒獎,《一個巨星的誕生》的主題曲得獎。男主角Bradley Copper和女主角Lady Gaga的現場演唱,是典禮的高潮。 片中,Bradley Copper飾演已經成名的巨星,Lady Gaga是還沒被發掘的璞玉。片中最深刻的一句話,是Bradley Copper對Lady Gaga說: 「才氣到處都是, 並不值錢。 才氣的價值, 來自於你真的有話想說, 而且你的表達方式讓人願意聽。 除非冒險一試, 你不會知道自己有沒有才氣、有沒有人想聽。 活著的目的, 就是說出有人願意聽的話。 所以看到機會就抓住, 不要不好意思, 不要糾結大家為什麼要聽, 也不要擔心自己能紅多久, 就勇敢站出去, 表達自己。」 這句話是講藝術創作,但也點出人際關係的困境。 首先,要找到「自己想說的話」,並不容易。 自尊、驕傲、虛榮、同儕壓力,都會讓我們忘記、扭曲自己的聲音。 電影中,Bradley Copper的角色強調要忠於自己,所以當她看到Lady Gaga逐漸走紅,開始包裝自己,唱些露骨的歌,他覺得是背叛。但Lady Gaga的角色卻覺得,當初清湯掛面的女孩是自己,如今星光閃耀的造型也是自己。 其次,要找到「別人願意聽的表達方式」,也很難。 很多老闆老師、老爸老媽、老公老婆,都「真的有話想說」,但表達的方式不對,所以別人聽不進去。 有些人的「表達方式」很討喜,令人當下聽得開心。但過了一兩天後,便感覺只是糖衣,沒有養分。 至於要找到「自己想說的話」和「別人願意聽的表達方式」的交集,就更難了。 電影跟人生有兩個不同點。第一是電影只有兩小時,所以人生中無趣的片段都跳過了。第二是為了讓觀眾想看,電影的情節必須比人生更有戲劇性。 所以在兩小時的電影中,一個巨星就誕生了。但在現實人生,我們都必須年復一年地摸索和犯錯,才能找到「自己想說的話」和「別人願意聽的表達方式」。 今早的頒獎典禮,Bradley Copper和Lady Gaga唱的得獎歌曲是「Shallow」。歌詞中有一段: 「我在墜落 一帆風順時 我渴望改變 風雨飄搖時 我充滿恐懼 我向海底游去 這海深不見底 衝下海面後 就沒人能傷害我們了 我們已遠離海面……」 跟電影本身相比,這首歌更能反映真實人生。成長,就是一個遠離海面、游向海底的過程。在一帆風順和風雨飄搖交替之間,找到真正,屬於自己的聲音。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2/25 19:50

動態更新

我「夠好」,這樣對我「最好」 王文華 倫敦有一所「夠好」大學(Good-enough College)。學生們高舉著牌子,宣示自己「夠好」了。 長輩們會皺眉,怎麼可以滿足於「夠好」呢?當然要以「最好」為目標! 這也沒錯。但不是每一件事,都該要求「最好」。 企業界的例子很多。以刮鬍刀為例,龍頭品牌耗費鉅資開發像變形金剛般的產品(一把有5片刀片、震動把手……單價高達美金20元)。 「Dollar Shave Club」這家新創公司靠著陽春產品(還送貨到府、一個月才美金3元),兩天內吸引了一萬兩千名顧客。五年後,以10億美元的身價被併購。 有些東西,顧客不要「最好」,只要「夠好」。 企業如此,個人是不是也一樣? 凡事要求「最好」,結果是拖延或錯過。 凡事要求「最好」,可能陷入「全有」或「全無」思維,最後什麼都沒有。 凡事要求「最好」,會變得無法做決定。因為不確定手中的選項是不是最好。 凡事要求「最好」,會給自己極大壓力,以至於最後就算得到「最好」,還是悶悶不樂,繼續胡思亂想會不會還有「更好」? 凡事要求「最好」,會給別人極大壓力,特別在好不好沒有客觀標準的事上。 凡事要求「最好」,會忘了自己本身也不是最好。 凡事要求「最好」,會忽略了其實別人並不需要你的最好。 買衣服,找工作,找伴侶……花費時間和心血尋找「最好」,最後往往變得更不快樂。 當然,不是每一件事都像刮鬍刀,「夠好」就好。家人生重病,當然要找「最好」的醫生。 什麼事情要「最好」,什麼事情「夠好」就好,考驗我們的智慧和價值觀。 我們對於身上「最好」的地方,會毫不猶豫地展現。 對於自己只有「夠好」的地方,也能驕傲舉牌嗎? 《創新拿鐵》寫過另一家因為「夠好」而成功的公司,他們賣行李箱賣到營收15億台幣: https://startuplatte.com/2017/11/30/away-travel/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2/21 12:30

動態更新

今天是情人節,這是我學會的愛 王文華 有一本書,從文藝青年,一路陪我走到文藝中年。 那本書,我在初戀時第一次看,結婚前又重讀一次。 這本書叫《存在與虛無》,作者是法國作家沙特。 書中有一句話,年輕時看不懂,中年後深有所感。 這句話的大意是: 如果你愛我,別把我當作生命中『偶然』的過客,而把我當作生命中『必然』的命運。 如果你愛我,跟我在一起時,別像裁判一樣,冷冰冰地抓我的缺點。而是像觀眾一樣,微笑欣賞我每一項愉悅或討厭的特質。 讀完沙特這一段,年輕的我,用過度用力的筆跡,在書頁邊緣寫下:如果生命的本質是虛無,愛是存在的唯一證明。 多年後,在體驗過存在、虛無、愛之後,我慢慢懂得: 我們愛,不是為了填補生命的虛無,而是為了找回走失的自己。 我們愛,不是邂逅,而是重逢。 情人節快樂!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2/14 12:41

動態更新

如果用這句做春聯,橫批怎麼寫? 上聯:「少工作一點」。 下聯:「多生活一些」。 在不景氣的今天,橫批應該是「異想天開」。 除非重新定義「工作」和「生活」。 「少工作」不是減少做、隨便做。而是用更少的時間,做出更大的產值。 錢現在難賺。我們的直覺反應是加長工作時數,想辦法「做得更多」。 或許有幫助,但幫助有限。 若要用更少的時間,做出更大的產值,就得「做得不同」,而不是「做得更多」。就得找到「天命」,而不是整天「拼命」。 「做得不同」是改變作法,甚至根本改變做的事情。找到事半功倍的方法,轉進風生水起的產業。 但這要動搖國本,我們不敢輕易嘗試,所以通常會走「做得更多」的老路。 至於找到「天命」,則是挖掘天賦,做自己能輕易做得比別人好的事,這樣就能「少工作一點」。 這句上聯,恐怕比「天增歲月人增壽」更難。 至於下聯「多生活一些」,也很麻煩。 「生活」,包含了對食、衣、住、行、育、樂、人情、世故整體的熱情和品味。要「生活」得好,不是花錢或花時間就行。它需要學習、體驗,與沈澱。 它不像「春滿乾坤福滿門」,是被動等待春和福的降臨。它必須靠自己主動學習與爭取。累是累了一些,但至少是掌握在自己手中。 一但學會了「生活」的藝術,就可以把那些技巧帶回「工作」。懂得生活的人,通常事情做得就比較好。 實用的春聯,不應是靠「天」,而是靠「自己」。從這個角度,我喜歡這幅猩猩春聯。 新的一年,祝自己和大家:「少工作一點、多生活一些」。 橫批:「賺到更多」。 不只賺到錢,也賺到人生。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2/05 11:00

動態更新

為什麼關於女性的故事,總得有一個王子? 王文華 看到紐約地鐵上這則廣告,想起一位讀者。 「很久很久以前,有個小女孩……」 「她想要嫁個王子」? 還是 「她想要踏上火星」? 其實不只是很久很久以前,直到今天,很多關於女性的故事,還是要安插一個王子。 這種安排隱含很多偏見:不只對女性,也對男性。 對女性的偏見是,女人的目標就是愛情和婚姻。而且對象一定要是王子型的人物。 對男性的偏見是,除非你是王子型的人物,你不容易得到女性的青睞。 我認識一位高中女校的男老師,他帶女同學做機器人,得過很多獎。但他開的科技選修課,常因人數不足主管機關規定的下限而取消。 他感嘆:「在女校,想做蛋糕的同學,一定學得到。但想做機器人的同學,只能碰運氣。」 偏見,是我們戒不掉的蛋糕。 每個人都不有同程度的偏見,寄居在觀念、假設、刻板印象、意識形態。 有時是好事,比如說看到火就知道閃。 但有時是壞事。因為過度倚賴這些偏見,我們太早對人或事做下判斷,失去了深刻探索自己、別人,和新事物的機會。 紐約中央車站曾辦過一個活動,讓女性用秤來衡量自己。只不過不是站在秤上量體重,而是把自己做過最有「份量」的一件事,寫在秤上。 結果發現,紐約女性認為自己最大的成就,大部分跟體重、外表、公主、王子無關。包括: 單親媽媽,兼兩份差事,並在大學夜間部得到獎狀 55歲還去上大學 捐骨髓給妹妹 青少年時就懷孕,養大了三個小孩 餵飽了200個無家可歸的孩子 養大了堅強而聰明的女兒 兼顧工作、家庭、人生 以自己跟別人不同的地方為榮 決心每一天都要快樂地過 … 王子公主的故事屬於中世紀,現在已經2019年。世界、女性變得很快,快到讓男人措手不及。 我也措手不及,所以藉由寫作來看清。我寫下一名已婚男子,試圖挑逗單身女子明麗,被拒絕後搖頭笑笑說:「你就是太聰明了。」 明麗說:「這種讚美,其實是貶低。男人聰明能幹,你就伸出大姆指比贊。女人聰明能幹,你就搖頭笑笑。這是什麼邏輯?」 「我沒貶低你的意思。但社會就是這樣,規則不是我訂的。」 「我知道。但你應該優於這些規則!」 一位女性讀者看過後說:「小時候,我們看著白雪公主的故事長大,幻想著哪一天遇見白馬王子,想過著被人伺候的公主生活……我們看著(明麗)這樣的榜樣,丟掉成為公主的願望,希望也成為獨立、聰明、自信的,新生代女性。只是在這過程中,大部分男生對女生的看法、價值觀沒有進步,並沒有被教導如何喜歡、尊重像明麗一樣的女孩。」 看到紐約地鐵上這則廣告,想起這位讀者。 想對她說:世界、女人、男人都在改變。當你丟掉了成為公主的願望,就有一個男人從王子的迷思中甦醒。王子與公主都不見了,也許他們從此才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。 明麗逼退已婚男子的全文:http://lastyearbeingsingle.com/2018/06/09/3%E6%9C%88/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1/28 19:53

動態更新

尋找真愛,就像尋找匯率?! 王文華 看到紐約地鐵上這則廣告: 「30多歲時,生活就像找匯率。你不斷搜尋更好的選項,最後定下來。」 一家網路銀行的廣告,用了一個很獨特的比喻。 兌換外幣時,我們的確斤斤計較。所以外匯兌換所都會列出小數點以下幾位的數字,我們四處比較,希望找到最好的條件。 但其實我們多慮了。因為不管哪家銀行,都會賺你一筆,所以條件都不會太好。 而且個人兌換的外幣金額不高,不同匯率的差別其實不大。 真正重要的,不是我們是否拿到最好的匯率。事實上,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哪裡有最好。 真正重要的,是我們換得外幣後,在國外怎麼用這筆錢,創造一個美好的旅遊經驗。 人生不也是這樣? 30歲初期,我們都會花一段時間,想找到最好的「愛人」。 我們也像兌換外幣一樣斤斤計較。看到一個人,總是努力找出他的缺點,並想像下一個人會更好。直到遇到下一個,發現他也有相同或其他缺點。 於是,我們把寶貴時間,花在尋找「最好的匯率」,忘了換外幣的目的,其實是要到國外好好玩一玩。 就像我們把寶貴時間,花在尋找「最好的對象」,忘了找對象的目的,其實是要享受兩個人的人生旅程。 我筆下的女主角,曾有這樣的對話: 已婚的春芸要幫未婚的明麗介紹一名「樸實」男子,先打預防針,說對方不是之前明麗喜歡的都會型男。 明麗說:「你是賣聖誕燈飾的耶!什麼時候開始那麼重視樸實?」 春芸說:「那是一個很自然的過程。年紀變大,看到生活中很多困難,就開始對簡單的美好心存感激。」 明麗說:「年輕時對於幸福的定義,都太抽象,太崇高了?」 春芸說:「是啊!年輕時想要找白馬王子,現在有個穩定的伴侶就覺得幸褔了。年輕時覺得錢包要滿滿的才幸福,現在覺得手機滿格就很幸福了。」 紐約地鐵廣告有一點說錯了。匯率和人生不同的地方在於,匯率的好壞,有絕對的數字標準。但人對於幸福、好對象的定義,會隨著時間而改變。 在這個寧靜的週日下午,祝福大家都能把緣分,「匯兌」成幸福。 明麗「匯兌」的過程:http://lastyearbeingsingle.com/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1/20 14:14

動態更新

謝謝王文華老師今天業務大會的激勵分享,五個故事的啟發讓現場互動性很強,也讓我學習到不同的演說模式,收穫良多,再次謝謝文華老師。 #我坐在很後面舉手都叫不到我 #捷運站捕獲野生王文華老師開心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1/17 17:14

動態更新

新年第一天,寫下「最後一句話」 王文華 當我們離開一所學校、一家公司、一個職位、甚至整個人生時,我們說的最後一句話,才能真正代表我們這個人。 蓋棺論定,通常是指別人對我們的評價。但別人評價所根據的事實,跟我們自己掌握的,差一大截。所以別人說你好,不必太開心。別人說你壞,也不用太介意。到底是好是壞,只有自己知道。 重要的不是別人怎麼看我們,而是自己看不看得清楚自己。平日就是如此,末日更是這樣。 當生命走到最後,所有的滿足、悔恨、智慧、覺悟,都精銳盡出。這時候我們說的話,就是人生唯一重要的一句話了。 美國前總統老布希最近過世了。臨終前,他的老友,前國務卿貝克來看他。老布希問:「我們要去哪裡?」貝克說:「我們要去天堂。」老布希說:「嗯,我想去那裡。」 因為結婚73年的太太,已經先去。因病在三歲就去世的女兒,也早在那裡等他。 他的兒子,前總統小布希,跟爸爸道別。小布希說:「我愛你。」老布希回答:「我也愛你。」 這是他人生的最後一句話。 出了兩位總統的世家,勳業彪炳。但走到最後,在乎的只有家人。 老布希在「總統任內」的最後一句話,更展現他的風範。 共和黨的老布希在競選連任時,輸給小他二十二歲的民主黨的克林頓,使他成為美國近年來少數只當一任的總統。 面對這樣的挫敗,他在卸任當天,親手寫了一封信給克林頓。信中這樣說: 「今早當我走進這辦公室,我感覺無比的奇妙與尊重,就跟四年前一樣。我知道你即將也會有這種感覺。 我希望你做得很快樂。有些總統會覺得很孤獨,我從來沒這感覺。 這工作很困難,外界不公平的批評,更是雪上加霜。但別讓外人打擊你的士氣,讓你偏離航向。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,你就是我們的總統了。我祝福你和你的家人。 你的成功,就是國家的成功。我會努力為你加油。」 沒有不平、怨恨。有的是「學長」給「學弟」的打氣。一位公民給新任總統的加油。 老布希的最後一句話,也讓民主黨的克林頓在八年後寫信給共和黨的繼任者小布希。於是這個傳統就建立起來了。小布希後來寫給不同黨派的歐巴馬。歐巴馬寫給不同黨派的川普。 人的一生,歷經自我、家庭、黨派、社會、國家。往往要走到最後,才終於看清它們的優先順序。 但那時候靈光乍現,已經改變不了任何事了。 既然這樣,那能不能趁還活著時,把生命最後的「靈光」,變成生前每一天的「光源」? 也就是說,趁我們還能說很多話時,把最後一句話,日復一日地活出來。 今天是新年第一個工作日,365天之後,你想對今年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? (照片:Life-Of-Pix on Pixabay)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9/1/02 19:30

動態更新

機會,其實是留給「還沒」準備好的人 王文華 從小就聽很多長輩說: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。 長大後,錯過很多機會後,我開始仔細思考這句話。 這句話有三個元素:機會、人、人和機會的關係。 先說機會。「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」假設機會是靜態的。當你準備好時,它會在那邊等你。 但事實上,機會是流動的。想跟捷運上的美女搭訕?她下一站就下車了。想掌握市場某個趨勢?兩年後它又變了。好的機會,無從準備起。更好的機會,神色匆匆,不管你有沒有準備好,沒在第一時間抓住,就永遠錯過。 「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」的第二個假設是,人是靜態的。像汽車的「油箱」,會加滿。只要累積到某個程度,就會達到「準備好」的狀態。 但事實上,人不是「油箱」,而是「大海」,永遠加不滿,永遠不會達到「準備好」的狀態。因為旁人、產業、世界的變化都太快了,你可能在某個領域準備了老半天,由於環境的變化,所有準備的東西立刻就過時了,或是又需要準備新的東西。 這句話的第三個假設是:「機會」和「準備好的人」的人會一拍即合。只要你準備好、把握住,就是你的。 但事實上,因為機會不斷在變,縱使「準備好的人」抓住了機會,也要經過一段時間的謀合。最後可能成功,也可能做白功。真正的仗,是從抓住了機會那一刻開始,而不是從準備時開始。 想過這三點,我了解當長輩說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,他們只說了前面一半。 前面一半是,自己的底子要強。比如說身體不好,很難把事做好; 英文不好,很難走進國際。這一點,當然沒錯。 但後面一半,也就是更重要的一半,長輩卻沒說,於是我們也沒做。 就是當你有了底子後,自己要去創造機會!不管那些機會成形沒有,也不管自己有沒有把握一次到位把它做好。 而當祖先顯靈,好運降臨,機會主動來找你時,當然更別想太多,先跳下去肉身搏鬥一番,那搏鬥的過程,才是最好的「準備」。 是的,「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」!但準備不是發生在「家」中,而是發生在「機會」裡。 真正有底子的人都追求完美,而追求完美的人,會覺得自己永遠沒有準備好。於是一波波的機會,從眼前流逝。 相對的,「還沒準備好」的戒慎恐懼,反而會增加我們面對不確定的機會時的好奇、謙虛,和韌性。唯有這樣,最後才能真正把握住機會。 所以這麼多年後,我對長輩的教誨,有了新的體會。機會,其實是留給「還沒準備好」的人。而「還沒準備好」,是人生最好的狀態。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Hayden寫了一篇文章,用Instagram創辦人等案例,說明「還沒準備好」的人,如何成就了大事: https://startuplatte.com/2018/12/26/generate-own-luck/ 照片:blickpixel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2/28 12:38

動態更新

祝福大家,心中都有自己的聖誕樹!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2/24 20:21

動態更新

日子再怎麼苦,都要有棵聖誕樹。不在家裡,就在心裡 王文華 全世界最有名的聖誕樹,在紐約的洛克斐勒中心。每天有75萬名遊客,來參觀這棵樹。照片中,是今年的樹。 洛克斐勒中心的聖誕樹,已有86年的歷史。但一開始,不是富豪洛克斐勒發起的。 1931年,美國經濟大蕭條,老百姓日子很苦。當時,洛克斐勒中心還在建造,工地的工人,自掏腰包合買了一顆6公尺高的冷杉,然後用家裡帶來簡單的裝飾品佈置。 再怎麼苦,再怎麼窮,該慶祝就是要慶祝。 兩年後,洛克斐勒中心決定把慶祝搞大。公司花錢買了一顆15公尺高的樹,並開始舉辦點燈儀式。 此後,每年11月底的洛克斐勒中心聖誕樹點燈,就成了廣義聖誕假期的開始。 八十多年來,洛克斐勒中心聖誕樹上裝飾,隨著時代情勢而變化。 二次大戰時,樹上掛滿了木頭做的星星,象徵美國國旗。配合戰時的宵禁,天黑時不點燈了。 911那年,裝飾品的顏色是美國國旗的紅、白、藍。 每年,洛克斐勒中心的園藝長,會坐直升機在美國東北部,尋找合適的樹。去年的樹,來自賓州。今年,在紐約州找到。 看到合適的樹,園藝長會跟主人接洽。主人通常都樂意捐贈,與全世界遊客分享。 今年的樹,是一顆75歲、22公尺高的挪威雲杉,由紐約州一對女同志夫妻所捐贈。主人說,她長大的家,附近一棵樹都沒有,很高興如今院子裡的樹,能被全世界看見。 不只是被「看見」,還會被「住進」。每年一月初,洛克斐勒中心會把聖誕樹捐給公益組織,公益組織會用這木頭蓋房子,讓無家可歸者入住。 每個人都有棵聖誕樹,這棵樹不在家裡,就在心裡。 那棵樹,代表著我們對幸福人生、美好世界的想像。我們把心願、夢想、希望,一個一個,掛在樹上。到了晚上,用燈光打亮。 那不是有錢人的專利。再怎麼苦,再怎麼窮,該慶祝就是要慶祝。 我們掛上去的「裝飾品」,隨人生階段、時代情勢,而改變。當我們的人生也面臨「大蕭條」、「二次大戰」、「911」時,許下的願望,跟太平時期完全不同。 這些願望,不只是自私的。有時,我們會為別人祈福。就像洛克斐勒中心,把聖誕樹捐給公益組織。 這篇貼文,就是一顆「聖誕樹」。我邀請大家在下面的留言區,寫下自己的心願、夢想、希望。一同裝飾這顆「聖誕樹」,迎接更好的2019年。 我帶頭。為我在德國的朋友、新加坡的朋友的爸爸祈福。希望他們兩人都早日康復。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2/18 12:30

動態更新

如果你犧牲一切照顧的他愛上了別人,你的反應是…… 王文華 阿茲海默症安養院的門前長廊,一對戀人坐在搖椅上,手牽著手。 他們身後站著一名每天都來探望的女子。 搖椅上77歲的男子並不「認識」身後這名女子,只是緊握著身旁女子的手。 身後這名女子,其實是他結婚55年的太太。 身旁他緊握的女子,是安養院另一位病患。 他愛身旁的女子,不記得身後的女子。 這是美國最高法院第一位女性法官珊卓.戴.歐康納的故事。 55年的婚姻,他們曾是同學、好友、夫妻、父母、事業夥伴。阿茲海默奪走了這一切。 他們同年,是法學院同學,22歲結婚。 51歲時,她被任命為最高法院大法官,是有史以來第一位女性。接下來九年,他們是華府人見人羨的權力夫妻。 60歲時,他被診斷出阿茲海默。 為了兼顧工作和照顧老公,她帶他去上班。她開庭時,她請助理陪他坐在辦公室。他靜靜地看書和報紙,但已無心看字,只是翻圖。 午餐時,她拿出家裡做好的三明治,和他一起吃。 當她和助理討論法案時,他坐在旁邊安靜地聽,但眼神游移。 75歲時,他開始走出太太的辦公室,在最高法院裡亂跑,助理也攔不住。 她面臨抉擇:把他送進安養院?或辭去大法官這終生職? 她選擇辭職,結束24年的大法官生涯,放下所有尊榮,全心照顧老公。 他們回到家鄉。隔年,他情況惡化到她無法獨力照顧,她只好還是把他送進安養院。 她每天去看他,但他已不認得她。她看著他剛進去時憂鬱而內向,也看著他「戀愛」後變得生龍活虎。當她看到他在搖椅上牽著戀人的手,她為他們高興。 安養院裡有48位患者,在院內成為戀人的有三對。其他配偶看到自己的另一半愛上別人,七八十歲也像小孩一樣大哭大鬧。 但她畢竟是最高法院大法官,邏輯很清楚。這不是移情別戀,他已經「不認識」她了。他失去了記憶和認知能力,但沒有失去愛的能力。 他在79歲時去世。 接下來九年,她推動公民教育。用線上遊戲和線下課程,幫助高中生學習美國憲法、參與公共事務。 今年十月下旬,88歲的她宣布自己也被診斷出阿茲海默。對社會,她說自己無法再參與公共事務,「但期待在場邊看著其他人繼續前進。」對自己,她說:「最後一程會很辛苦,但我依然感恩。」 如果當年站在安養院門前搖椅旁的是你,看著你犧牲一切、全心照顧的配偶愛上了別人,你會如何反應? 歐康納大法官教的,不只是公民教育,也是愛的教育。 她幫我們學的,不只是美國憲法,也是心的憲法。 (照片:Alessandra Conte)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2/15 13: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