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 點閱 89

王文華

目前沒有主題描述。

動態更新

大環境不好,唱衰的人多,你也覺得不妙,但還想繼續奮鬥,接下來怎麼辦? 王文華 如果2008年你在音樂產業工作,一定悶斃了。 CD銷量從1999年起持續下滑。1999年,全球音樂產業的營收是250億美金。到了2008年,只剩120億。 當時你身邊的人一定都在唱衰:大環境很惡劣!大家都聽盜版!音樂產業已死!趁早轉行! 但有兩個瑞典人:丹尼爾(當時25歲)和馬丁(當時39歲),開了一家公司,用「串流」的方式,讓消費者合法聽音樂。 他們也知道大環境壞,但還想繼續奮鬥。 他們身邊很多人唱衰:「串流」不可能成功啦!iTunes的「下載」模式已經推了5年,願意合法聽音樂的人都習慣「下載」。況且,一家瑞典小公司,怎麼可能跟Apple對抗? 服務上線後,也的確賠了大錢(事實上,他們到今天還在賠錢)。 一開始,營收來自廣告,不跟用戶收費。但廣告市場競爭激烈,唱片公司版稅節節升高,他們不得不改變商業模式,跟用戶收錢:一個月9.99美金,無限聽歌。 又有很多人唱衰:不會有人付錢聽歌啦,除非能夠下載!不會有人用訂雜誌的方式來訂音樂! 上線六年後,2014年,因為版稅談不攏,全世界最紅的歌手泰勒絲宣布抵制他們。 更多人唱衰了:末日終於來了!會有骨牌效應! 上禮拜二,他們的公司在紐約證交所上市,市值265億美金。這家公司,叫「Spotify」 「Spotify」的上市令人振奮,不僅是因為這家公司歷經千辛萬苦走到了里程碑,更因為曾經被人放棄的音樂產業,找到了新出路。 每個時代、每個產業,都有唱衰的人、值得悲觀的原因。2008年的Spotify,今天你我的公司。 唱衰的人,講得都有道理,也常是對的。 但聽了之後,日子還是要過下去!怎麼辦呢? 每個人的選擇不同。 有人知難而退,靈活轉變。也許因此就有更好的明天,當然也可能更慘。 有人逆勢而為,最後全盤皆輸。 有人堅持下去,但用新的科技、發明新的模式、不斷調整、化敵為友。也許最後就摸出生路,當然也有人死得更慘。 有人麻木了。 很像泰勒絲在《Blank Space》中唱的: “So it's gonna be forever Or it's gonna go down in flames You can tell me when it's over If the high was worth the pain ” 「這會是永恆 還是灰燼? Over時你告訴我 這些High 值不值得這些苦」 丹尼爾和馬丁現在很High,但一定苦過。 你現在可能正在苦。 唱衰的人未必只是幸災樂禍,他們可能是憂國憂民,也是很苦。 泰勒絲在杯葛「Spotify」三年後,恢復了合作關係,並為「Spotify」拍攝獨家MV。 很多危機,都可以扭轉。就看你面對危機時,做出什麼選擇。 大環境壞,我們創造好的「小環境」。 「Spotify」上市,給我5點啟發。我錄成了音檔,發表在《創新拿鐵》。連結在這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98796573598320 (圖片來源:pxhere網站)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4/09 20:45

動態更新

業績不好,可能因為我們太努力在「推銷」!地上躺著的「屍體」,才是最好的銷售員 王文華 當智慧型手機每天傳送上百個訊息,傳統的推銷、宣傳、廣告還有效嗎? 3月9日,美國最大的音樂、電影、科技展「South By Southwest」(「西南偏南」,簡稱「SXSW」),在德州奧斯汀舉行。 SXSW每年吸引30萬人參加。因為參加者都是年輕的潮流領導者,所以音樂、電影、科技的大咖和新人,都會在這裡發表新作。2007年,Twitter在這展露頭角。今年,史蒂芬史匹柏帶著新片《一級玩家》登台。 今年SXSW最熱的話題,是一場沒有推銷的「行銷活動」。 HBO為了宣傳自製影集《西方極樂園》(Westworld),在奧斯汀郊區,搭建了一個跟影集中一模一樣的西部小鎮。雇用了60名演員,打扮成影集中的人物。寫了444頁的劇本,讓這些演員彼此互動,並和來賓互動。 喝酒、賭錢、追逐、槍戰、掘墓...來賓走進這小鎮,親身體驗到了他們在影集中看過的情節。當他們踩到地上那具「屍體」,而屍體抽動一下,活動的行銷效果,完全達到。 別再說你的東西多好,訊息太多,大部分人聽不到。少數聽到了,也未必相信。 那具「屍體」有效,因為HBO設計了一次真實、真誠的體驗。他們用「沈浸」,取代「推銷」。 歷年在SXSW,有很多這種「沈浸式」的行銷手法,我整理了一下,錄成音檔,發表在《創新拿鐵》。連結在下面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90115397799771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3/26 21:18

動態更新

年輕人低薪的原因?柯P、江前緯、葉丙成怎麼說? 聯合報的「願景工作室」最近做了一個電話民調,問到年輕人低薪的原因,三個世代的解答不同。 青世代(20-35歲)認為原因前三名是:大環境景氣不好、企業老闆不良、政府22K政策。 中世代(36-59)的前三名是:大環境景氣不好、職場專業不足/沒有技能、年輕人不能吃苦。 銀世代(60以上) 的前三名是:職場專業不足/沒有技能、年輕人不能吃苦、大環境景氣不好。 嗯...你怎麼解讀? 柯P、江前緯、葉丙成屬於不同世代,卻又有跨世代的影響力,他們又怎麼說? 今晚聯合報請到他們三人對談,7:30可在以下連結看直播、參與討論。 明晚則請到POWER錕、厭世姬、吳承紘。也會直播。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udn.vision.project/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3/20 12:18

動態更新

諾貝爾奬得主鼓勵民眾買槍?他的邏輯提高了我的溝通效率 王文華 2月14日,美國佛羅里達州發生校園槍擊,17人死亡。 兩週後,美國最大的運動用品通路宣布:不再販賣攻擊性槍枝,也不再賣槍給21歲以下的消費者。 去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賽勒(Richard Thaler),立刻在社群媒體上發文讚賞:「去那裡買。『反杯葛』。」 去買槍?「反杯葛」? 原來,他並不是在鼓勵買槍。而是認知到:如果無法勸阻民眾買槍,就導引他們到管理嚴謹的通路。 與人溝通,我們常用的方式是告知、說明。 如果沒效,進一步到推銷、說教、施壓。 還沒效的話,操縱、威脅、利誘、懲罰…通通出爐了。 這些方法容易上手,但都沒有長效。縱使別人最後接受,也是因為煩了或怕了,而不是懂了或服了。 如果賽勒教授用他諾貝爾獎得主的地位,大聲疾呼:「不要買槍!讓我們杯葛所有的槍枝通路!」 這就是「說教」。這種苦口婆心,是父母、主管,或年紀稍大的人,最常用的方式。 抱歉,真的沒用。懂得人早懂了。不懂的人不會因為你提高音量就懂。 買槍是美國憲法保障的權利,賽勒教授認知到不可能阻止,於是呼籲消費者去支持管制嚴謹的通路,讓這些通路做更多生意。相對的,其他通路就逐漸萎縮,間接解決槍枝氾濫問題。 這就是「反杯葛」。 這張照片,截圖自賽勒教授的書封。意思是:大象跟小象溝通,都是「輕輕推一下」。 如果大象是用推銷或說教,小象是不會動的。 「輕輕推一下」,就是不要硬去扭曲別人,而是改變自己的說法或作法,讓別人能更直覺、更自然、更輕鬆地接受你的想法,朝你希望的方向走。 我讀了賽勒教授的書,看到這套「輕推」理論在日常生活的廣泛應用。我把心得錄成了音檔,發表在《創新拿鐵》。連結在下面: 輕輕推,走更遠。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86096981534946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3/19 12:50

動態更新

文華夥伴你好嗎?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3/08 15:43

動態更新

慶祝婦女節,說一個成功女性的故事。她將上一代和這一代的價值觀都發揮到極致,打造了價值3億9千萬美金的公司 王文華 今天是婦女節,説一個成功女性的故事。 Emily Weiss是紐約當紅的創業家,她的化妝品公司「Glossier」,短短四年,價值已達到3億9千萬美元。碧昂絲是愛用者。媒體估計「Glossier」實體店面的坪效,甚至超過Apple Store。 Emily 13歲時,就知道自己想進入時尚產業,她積極投書給時尚雜誌,文筆好到被登了出來。 後來,她去當保姆,孩子的爸媽剛好在Ralph Lauren工作。這個小女孩的熱情感動了他們,他們給Emily到Ralph Lauren實習的機會。 15歲的Emily,在Ralph Lauren像一塊海綿,什麼都願意學,什麼都願意做,她的口頭禪是:「讓我做這個!」「讓我做那個!」她的能量讓她得到更多貴人賞識,後來介紹她進入時尚的殿堂《Vogue》上班,這正是她當年投書的媒體。 在《Vogue》上班時, 25歲的Emily開始寫部落格,分享化妝品的知識和時尚產業的內幕。為了確保網站上每週有三篇新文,她每天清晨 4 點到 8 點間寫文章、喬照片、上稿,然後趕去上班。 一年後,她辭去工作,全力衝刺部落格。她的部落格迅速累積了大量讀者。 29歲時,她決定從做媒體,轉移到做產品。她創辦了化妝品公司「Glossier」,賣簡單好用、價格合理的產品給和千禧世代的年輕人。 從上面的故事,你看到什麼成功的特質? 我看到的是:她把上一代和這一代的價值觀,都發揮到極致。我把進一步的分析錄成音檔,發表在《創新拿鐵》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79006228910688 這張照片,截圖自「Glossier」的推特。這個廣告是為了宣傳「Glossier」的沐浴乳產品「身體英雄」。這個廣告不用模特兒,因為想說:每一個女人,不管外貌、身材,或背景,都可以上看板,都能當英雄。 就用這句話,祝福所有的女性:婦女節快樂!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3/08 12:45

動態更新

世界最好的博物館,門票美金25元。如果讓遊客自定價格,你猜大家願意付多少錢? 王文華 語言和文字,展現出人性最「美好」的一面。但賺錢和花錢,則展現出人性最「真實」的一面。 不管是搶購衛生紙,或是買博物館的入場券。 正當我們在台灣搶購衛生紙時,紐約的「大都會博物館」改變了門票價錢。兩件事看似不相關,卻展現出相同的人性。 紐約最大、最老的「大都會博物館」,從七零年代以來,票價一向由民眾「自己決定」。 你走進「大都會」,票價招牌上大字寫著:成人25元。人工票口大排長龍,自動售票機卻沒人用。如果你懶得排隊,直接用販買機買票,刷卡金額就是25元。 但在票價招牌上的大字25元旁邊,其實有個小字,寫著「建議票價」。 意思是:你如果願意排一下隊,跟櫃檯後的工作人員買票,就可以自由選擇願意付的金額,任何數字都可以,包括不付錢。 當票價由大眾自己決定時,建議價25元的票,你猜大家願意付多少? 當沒有人能知曉、管理、判斷我們行為時,你猜我們的行為會變成怎樣? 為什麼要搞「自由票價」?這不是考驗人性嗎? 公立博物館採取自由票價,有實質和理念上的原因。實質上,地和房子是政府的,所以納稅人已經繳了錢。理念上,任何人,不論貧富,都應該有權欣賞人類文化遺產。 但經營博物館需要大筆經費,館方當然希望遊客多付點錢,所以「25」才寫那麼大,「建議票價」四個字那麼小。 搞不清楚的人,付了25元。 搞得清楚的,則在大廳陷入天人交戰。一方面想省錢,因為來紐約這昂貴的城市已經花了很多錢。另一方面也想支持博物館的營運、向藝術品致敬、在售票人員面前不要丟臉。 搞不清楚的人很多。2012年,「大都會」被控告在票價上誤導消費者。法官裁決不起訴,原因之一就是經營博物館需要經費。 不服判決的人認為,大型博物館已收取政府、企業、個人大筆贊助。若因管理不善而導致赤字,不應由民眾來買單。 很多參觀者也有同感。十年前,63%的民眾付全額票價。如今,降到17%。 所以,建議價25元的票,在自由心證下,大眾付了多少? 平均是11元。 大都會博物館的遊客來自全球,這數字有某種普遍性。 這不能只用貪小便宜來解釋。其他原因,還包括博物館的管理與溝通技巧、民眾對於藝術價值的認定,以及在一個民主社會中,人民對於自身權利與義務的複雜算計。 正當我們在台灣搶購衛生紙時,大都會博物館改變了定價。三月一日起,「自由票價」只適用於紐約州居民。其他所有人都要付全額票價。 買衛生紙和逛博物館,當然不一樣。但兩者都拉扯了人類最敏感的一條神經,就是對錢的態度。賺錢和花錢所引發的算計、慾望、妄想,與恐慌,是一場我願意付「全額票價」觀賞的展覽。但它偏偏不用門票。因為每天,都在台灣、紐約,世界每一個角落,輝煌呈現。 我研究了其他人性與自己定價的案例,發表在《創新拿鐵》。連結在這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76721702472474 圖片:紐約大都會博物館。來源:Pixabay網站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3/05 20:30

動態更新

新的一年,人際關係重大抉擇:做「大眾情人」?還是「塞外公主」? 王文華 上班前夕,整理收到的拜年訊息,發現可以分為兩類:「大眾情人」,和「塞外公主」。 釐清兩者的差別,有助於明天開始上班後,改善自己的人際關係。 兩者的差別,可以從Jonah Peretti說起。 17年前,Jonah是名27歲的博士後研究生。他注意到Nike推出了「客製化球鞋」服務,讓顧客在鞋上印自己的名字。他訂了一雙,指定 Nike 印下「血汗工廠」四個字。 Nike 不願,他不服。雙方你來我往,展開一場 email 筆戰。後來他把這一串小蝦米對大鯨魚的 email 傳給朋友,立刻被瘋狂轉傳。最後,上百萬人看到這些 email。 那一年,Jonah搞懂了經營網路社群的技巧。 我稱之為:不做「大眾情人」,只當「塞外公主」。 「大眾情人」假設大眾市場還存在,想要通吃。所以他說的話四平八穩、中規中矩、消毒地乾乾淨淨。沒有人會被冒犯,但也沒有人有感。 「塞外公主」有自己的個性。她看穿了網路已把社會分裂成無數壁壘分明的小眾,所以她只針對跟自己對盤的族群說話。這些話有血有肉、毫不保留,會得罪其他族群,但她不在乎。 Nike事件,讓Jonah得罪了大企業,但得到百萬網友的支持。 後來,Jonah又做了另一件令人又愛又恨的事。他設立了一個電話號碼,讓女性用來拒絕男人的追求。當男人跟你要電話而你不想給時,可以給這個號碼。當男人打去,語音信箱會說:你不是她的菜,別再浪費時間了。 這個電話,讓Jonah得罪了男人,但得到女性的支持。 Jonah搞懂了網路傳播的原理後,陸續成立了Huffington Post和BuzzFeed兩個網路媒體,產出無數網友瘋傳的內容。 「大眾情人」的作法有風險,不管訊息的立意多麼良善,如果內容跟收信者的相關性不強,溝通方式不獨特,勢必被已經資訊疲勞的我們,迅速滑掉。 「塞外公主」的作法也有風險。她可能讓人走極端,以為「聳動」就是「打動」。也可能讓我們見人說人話,把自己和朋友永遠鎖在同溫層中。 我做過「大眾情人」,也當過「塞外公主」。這張照片,是後者。 過去一年,你是哪一種?明天開始的新一年,想改變嗎? 任何關係成功的基礎,都是真誠。但在這基礎之上,如果想學其他技巧,很多企業案例可以參考。我研究了BuzzFeed、達美樂披薩、特斯拉、紐約彩妝品牌 WINKY LUX,和可口可樂這五家公司經營社群的技巧,把心得錄成了音檔,發表在《創新拿鐵》,連結在這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68297479981563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2/20 11:38

動態更新

愛無能 王文華 「王老師,恭喜你今年結婚了,終於擺脫『愛無能』的惡名!」 這是我收到的情人節祝福。 寄信者是上海一位主持人。我曾上她的節目,當時她很直接地問我:「你寫過很多愛情小說,卻到現在還沒結婚,是不是『愛無能』?」 她一把刀,我三條線。 當時我覺得「愛無能」,比「性無能」還慘。如果她說我「性無能」,我還無所謂,反正我不靠那能力吃飯。 但她說我「愛無能」,那我那些小說,不都變成詐騙廣告了!這好像說資工系的教授不會寫程式,美術系的系主任不會素描。 她的話雖不中聽,但有道理。那幾年我的確沒有「完整的愛」,只有「零星的愛」。 「完整的愛」,是迫不及待想見面、一天打十次電話、一起看每一部院線片、吵架、記仇、翻舊帳、罪惡感、分手、復合、又分手、又復合、結婚或不結婚、存錢買房子、計算排卵期、照顧彼此的爸媽... 「零星的愛」,是喜歡她的髮型、想摸她的脖子、愛她某一雙高跟鞋、著迷她生氣時皺眉的表情。 如果世界末日,她的高跟鞋是我的諾亞方舟。如果時間靜止,我想吊在她的眉頭之間午睡。 但世界還沒結束,時間仍在流動,信用卡還在累積循環利息,她要出差,我要加班,我們都沒有認真約好下一次見面的時間,於是「零星」,變成了「零」。 這不就是「愛無能」嗎!明明有「愛的感覺」,卻沒有把它變成「愛的事實」!就像明明有一大片烏雲,卻連下一滴雨都不願意。 「性無能」還可以吃藥,「愛無能」能吃什麼? 當我懷疑自己可能染上這流行病後,我明察暗訪,宣稱是為了廣播節目做研究,其實是要看多少人跟我同病相憐。 這下我發現:身旁有很多愛無能的人。 他們30多歲,不分男女,有不錯的條件,也談過轟轟烈烈的戀愛,劈過別人,也曾被劈。但現在下班後,寧願留在公司打game。離開公司,也只想去健身房。騎車和跑步,取代了咖啡和夜店。 太ㄍㄧㄥ嗎? 沒那麼簡單。 變成「愛無能」,有幾個原因: 1. 愛過了,知道費盡全力的愛有多累。所以沒遇到感覺強烈的對象,不再輕易出手。男性友人說:「嘿,如果是天命真女,我當然奮不顧身,變成十項全能。」但擦肩而過的可愛女生,嗯...還是回家滑手機吧! 2. 愛過了,所以對愛有更高的標準。不想辦家家酒,也不想搞一夜情。「那要什麼?」「說不上來,碰到才知道。」但不知道要什麼,就很難碰到。看到任何對象,缺點總是比優點顯眼。 3. 不愛久了,忘了愛的滋味。本身多才多藝,可以從其他事物中找慰藉。糖尿病人少吃甜的,還是活得很好。沒有愛的人對愛忌口,也過得下去。 4. 事業有成或年紀大了,不想再配合別人。談戀愛要卑躬屈膝、表演特技、忍氣吞聲、大聲示愛。習慣當主角,怎麼可能回去跑龍套?習慣了睡成「大」字形,誰願意再縮成「1」? 5.「完整的愛」是全有或全無,不可靠。「零星的愛」到處都有,少量多餐也填得飽。於是伴侶像牙刷,三個月換一支。「不會覺得空虛?」「不會啊!那些從頭到尾只用一支牙刷的人,也是有蛀牙!」 當年的我,不知道自己是哪一個原因。 當年我身邊單身的朋友,也不知道。 「單身貴族」是騙人的。我們並沒有把單身當作一種尊榮在信守,只是把單身當作一種狀態在接受。像冬天的濕氣、夏天的豔陽,不舒服,但撐得住。大不了買個除濕機,不出門。賭哪一天,總會回溫。 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「愛無能」,我愛了。 朋友們有的愛了,有的沒愛,有的有意識地選擇不愛,也有的一下從「愛無能」變成「愛萬能」。 「太多的愛,自己和對方都很累。」他滿面倦容。 今天是情人節。這節日值得「慶祝」,也需要「學習」。 因為愛是一種能力,就像彈鋼琴,亂彈人人都會,彈得好要興趣,要學,要練。學費不便宜,很容易半途而廢。如果你買了鋼琴,搬動起來就不容易。 最難的是,沒有老師、課綱、教材、鑑定。 只有在真槍實彈中犯了錯,受了傷、傷了人,才發現:啊...不管單身或有伴,不管未婚或已婚,我們都還在愛的某些層次無能。 於是我回信給這位老朋友:「謝謝你。我結婚了,但其實我還沒擺脫『愛無能』。」 情人節快樂。我們繼續學習... (照片來源:Pexels網站)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2/14 12:33

動態更新

拼了一年,努力想「一飛沖天」。過年前夕,開始學習「優雅降落」 王文華 我們花了一年,甚至一生,汲汲營營想「一飛沖天」。但更難、往往完全被忽略的功課,是「優雅降落」。 上禮拜二,SpaceX的Falcon Heavy火箭成功爆發,「一飛沖天」。 成功發射已經引起全球讚嘆,但更令人驚豔的,是火箭衝進太空後,戲劇性地展示貨櫃中的紅色特斯拉。車上的駕駛是個叫「Starman」的假人,他放著英國搖滾歌手大衛·鮑伊1969年的歌《太空怪談》,方向盤旁的螢幕上寫著科幻小說《銀河搭便車指南》的名句「別慌張」。這結合了科技、文學、劇場、音樂的奇觀,透過直播傳回地球。 這直播話題性十足,是科技和藝術的完美結合。但比較少人討論,卻真正厲害的,卻是另一景象。 火箭的三個推進器,在把火箭送上太空後,必須要脫離火箭,安全返回地球,精準地降落在預定地點,才算達成SpaceX進行頻繁太空旅行的使命。 三個推進器中,兩個做到了。這張照片中,它們落地時的輕盈、優雅,就像兩位資深的芭蕾舞者。 這「舞姿」看似簡單,其實需要更強功力。一頭奔向銀河,只需衝力。去了後還能依約回來,需要紀律和節制。事實上,第三個推進器,就沒有如計畫降落在海中。 我們花了一年、一生,努力地想要爆發、想一飛沖天、進入未知的領域、創造奇觀、引爆話題、令人驚艷。 我們覺得只要成功了,降落只是本能。如果能夠摘星,回到土地會有多難!如果爬得上台,下台只要動動屁股而已。 但下台其實很難。因為上台的過程,我們的視野、心態、胃口、速度,都變了。故鄉、初衷、真我...這些「預定降落的地方」,都在上台的過程,被我們遺忘。 所以戀愛容易,分手難。掌權容易,放權難。成名容易,平淡難。賺錢容易,分配過多的金錢難。 所以古往今來,爆發的人多,回航的人少。一飛沖天的人多,優雅降落的人少。創造奇觀的人多,反璞歸真的少。很多人就像那第三個推進器,迷失在汪洋大海。 Falcon Heavy結合科技、文學、劇場、音樂的發射,將「跨界力」發揮到極致。我整理了其他四個「跨界力」的案例,發表在《創新拿鐵》,連結在這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63762310435080 一年接近尾聲,這一年,你飛到想到的高度了嗎? 不管有沒有,都恭喜你平安度過。在即將來臨的假期中,我們一起學習降落,回到「預定的地方」。 照片來源:Wikimedia Commons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2/12 12:50

動態更新

下雪還是有人跑步,寒流也有人吃冰淇淋。環境無法置你於死地,一切是看你多想活而已 王文華 氣象預報要下雪,有人約你去跑步,去不去? 大部分人不去。 但這些人還是去了。 寒流發威,有人找你吃冰淇淋,吃不吃? 大部分人不吃。 但很多人還是吃得津津有味。 環境的確可以限制人的發展,但有人總能擺脫限制,甚至回過頭來改變環境。 「Ben & Jerry’s」是全世界最大的冰淇淋品牌之一。1978年,兩位創辦人本想在紐約州找一個氣候較溫暖的城市開店,但發現那些地方都有冰淇淋店了。 最後他們選上美國北邊佛蒙特州的伯林頓。這裡沒有競爭者,原因是全年平均氣溫是攝氏 7.8 度,二月的平均「高」溫是攝氏0.5度。 Ben和Jerry相信事在人為。他們設計了一個行銷活動:當氣溫降到攝氏零度,每降一度,冰淇淋就減價一分錢。當時一杯冰淇淋只要五毛兩分,而伯林頓又常降到零下20度,這個促銷就變得很有吸引力。 Ben和Jerry的第一家店,開在廢棄的加油站,屋頂有個大洞,室內堆滿積雪。沒人想租這個地方,但他們看到了優點:一是租金便宜,二是加油的通道可以變成顧客停車場。 除了城市和店面的條件不對,創辦人本身也不行。Ben得了嗅覺喪失症,不適合搞吃的。但正因他「嗅覺」很差,所以特別重視「口感」。於是把冰淇淋,加入了可以咀嚼的的餅乾、棉花糖、玉米片、核桃等,吃起來有層次感。Ben and Jerry’s就憑著這獨特的口感,打下江山。 你的缺陷、環境的缺點、所有人生不公平的事…都可能阻撓你的發展。 但也有可能,都是你的動力。 《創新拿鐵》的作者戴羽,最近寫了一篇關於Ben & Jerry’s的文章,連結在這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34442026700442 在寒流持續發威的今天,這篇關於冰淇淋的文章,也許反而能帶來一絲溫暖。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2/05 12:45

動態更新

履歷表上最吸睛的,不是名校或大公司,而是這一項… 王文華 我常收到有趣的履歷表。不只經歷豐富,呈現形式也特別。有的用影片,有的拼貼IG內的照片。 我尋找的,不是酷炫的形式,也不是名校或大公司,而是一些非顯而易見的東西。 我第一份履歷表,是在申請商學研究所時做的。當時我自知在商業方面的學歷或經歷都不如人,所以想強調自己不一樣的地方。 我做了一本小冊子,整理了我一些另類的經歷,比如說照片上這則新聞報導。 這個「情緒失控」的演員,就是王文華。大學時參加實驗劇團,演戲時受了傷,上了報。 「情緒失控」不是什麼光榮的事,照理說不應該放在履歷表上。但當時也沒想清楚,就這麼做了。 但我覺得,這可能是讓我在眾多申請者中,被看到的原因。 後來進了學校,跟很多師長,和來校園徵才的企業主管聊天。他們都說:好的組織,看人時不只看學經歷,還看別的東西。 有學經歷當然好,這是最簡單、快速的過濾方式。 有學經歷的候選人,當然不必客氣,大方地放在履歷表上。 至於沒有學經歷的,像當年的我,就得主打自己的… 「人格特質」。 為什麼好公司要找對的「人格特質」? 因為學歷、經歷、證照、技術,都容易補足。 但「人格特質」,很難培養。 我對「人格特質」的定義是:一個人的願景、價值觀、高度、態度、氣度、角度、個性、優先順序。 這些會系統性地,影響我們所做的選擇、敢冒的風險、能承受的壓力,和待人接物的方式... 沒有絕對「好」的人格特質,不同的工作、不同的企業文化,需要的是不同的特質。 我們只能做足功課,了解想去的公司,找到適合自己特質的位置。 當年,母校在那個「情緒失控」的年輕人身上,看到某種「人格特質」,賭了我一把。 如今,我也用這樣的標準,來睹別人。 過年後是轉職潮,很多人在更新履歷表。 《創新拿鐵》的作者Cupy,最近寫了一篇關於創意履歷表的文章,連結在這,給大家參考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51254058352572 考慮把「人格特質」,也放進去吧。(但別情緒失控,更不要受傷。)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8/1/30 12:45

動態更新

「剛好」,比「最好」,更好 王文華 你身邊有沒有這樣的人:凡事追求完美,無法忍受一點瑕疵或不確定。因而給自己和別人,極大的壓力。最後弄巧成拙,反而把事情搞砸? 這樣的人,可能是父母、老闆、客戶。他們最大的「受害者」是自己,但也連帶影響了孩子、員工,和服務他們的人。 我曾是這樣的老闆。但後來發現,其實有更好的方法。 首先要澄清,「追求完美」是美德。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蘋果,因為「追求完美」而成功。它把產品的每一個細節,做到「最好」。 但蘋果有巨大的資源,能把「最好」,當成大、小事的目標。 一般公司或個人,沒有這些資源。 沒這些資源,卻又不問優先順序,大的、小的、相干的、不相干的事都做,而且都要做到「最好」,結果就是老闆累得半死、員工天天加班、眾人怨聲載道,什麼事都沒做好。 如果你現在才下班,可能就在這種公司。唉,辛苦了! 怎麼脫困? 遠方有靈感。 紐約的「Away」這家新創公司,自知沒有蘋果的資源,所以不求每件事都「最好」。某些事,「剛好」就好。 他們賣硬殼的行李箱,外型跟高檔行李箱很像,但價格比較親民。他們的策略是,在硬體上不求「最好」,只求「夠好」和「剛好」(他們的行李箱可以為手機充電)。這樣才能壓低價格、拉高CP值、吸引到年輕人。 但只求「剛好」更重要的原因,還不是成本,而是把資源,移到能發揮自己專長、建立自己特色的地方。在那些地方,做到「最好」。 他們專長是說故事。所以「Away」的定位不是行李箱公司,而是旅行生活情調公司。他們精心打造的,不是行李箱的外殼,而是年輕人喜歡的關於旅行的內容。 所以他們出實體和線上雜誌,報導名人最感動的一次旅行。經營社群媒體,分享顧客彩繪行李箱的照片。做錄音節目,請來賓談在尼泊爾跟雪巴人相識的故事。他們的實體店,只有百分之三十的空間陳列行李箱,其他空間,讓顧客喝咖啡、看旅遊書、想像一場美好的旅行。 把某些事情做到「剛好」,並不是偷懶或擺爛,而是策略性地割捨和專注。這樣才能把顧客最在意的、最能發揮自己專長的事,做到「最好」。 你不需要凡事都做到「最好」,真的!我們都不是高中生了,不需要每科都考100分,才能上好的學校。 在職場中,找對了位置。然後把你最擅長的一件事做到「最好」,就好。其他的事,別人不會真正在乎,你也別折磨自己。 如果有老闆真得要你十項全能,搞到現在才下班。也許你該想想,這是不是值得你追隨的老闆。 我自己也在學習,在「最好」和「剛好」之間取得平衡。 這半年,我離家去旅行。無法像從前一樣,密集地跟台灣同事溝通,幫他們做到「最好」。 但奇妙的是,他們也做得很好。 是的,也許在一些地方,他們的標準比我低,但都是一些無傷大雅的細節。 這個週末,讓自己go away吧。想一想哪些事要「最好」,哪些只要「剛好」。 選對了比例,一切會更好。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Crystal訪問了「Away」兩位不到30歲的創辦人,寫下她們的故事。文章連結在這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20649254746386 (照片來自於Away)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2/08 20:59

動態更新

盲目追求工作效率,反而會浪費時間。有一種「沒效率」方式,讓你現在花的時間,產生長期紅利 王文華 從小到大,老師和老闆都教我們要「提高效率」。但在很多情境,這個習慣會浪費更多時間。 比如說在公司,為了提高效率,我們用通訊軟體的群組溝通公事。結果群組中亂箭齊飛,三、四個不同的問題跳來跳去。而這些問題,其實只跟一兩個人有關。其他不相干的人的手機不斷地響,大家怕錯過要事還是會去看,看了後才發現浪費時間。 如果那兩個人能坐下來聊一聊,十分鐘就可搞定。但用了「提高效率」的方法,反而浪費了所有的人兩個小時。 又比如說交朋友,為了提高效率,我把一則笑話,轉傳給所有通訊軟體上的朋友。一次傳給1000人,夠有效率了!但其中有950人,半年都沒聯絡了。他們收到笑話一頭霧水,因而覺得,你沒誠意一對一地經營彼此的關係。 「提高效率」的態度或工具,絕對是好事。關鍵是,它們只適用於「非個人化」事項。 但常常,我們在「個人化」事項,也在「追求效率」。 比如說,通知明天開會的時間地點,這是「非個人化」事項。群組中丟句話就好。大家都看得清楚,也感激你沒有打電話煩他。 但比如說, 推銷產品,這是「個人化」事項。你要賣一個別人沒有主動要求的東西,本來就已是一種打擾。這時應該用「沒效率」的、一對一的方式。讓對方知道你了解他的特殊需求,你有一種他還不知道的解決方法要介紹給他。收到的人,看到你做了功課,也許願意花一點時間,瞭解你想賣的東西。 但我們都收過很多推銷訊息,是「提高效率」的結果:制式化的內容,鋪天蓋地狂灑。生意做不成也就罷了,反而引起客戶/朋友反感到進而封鎖你。這就是典型的追求「工作效率」,反而浪費時間。 有些事,不適合講究「效率」。友情、愛情、親情,這些人生最重要的東西,能速戰速決嗎?你就是要現身、陪伴、花時間、有耐心、慢慢溝通、不斷重來。 但你現在花下的時間,會有長期的紅利。一旦你和朋友、情人、父母、子女之間有了信任、感情、默契、承諾,很多事未來就不必多說。你節省了未來、大量的時間。 這才是,真正的「效率」。 我在街上看到這則「Be More Human」的廣告,悸動了。 是啊,什麼時候開始,身為人的我們,竟然比機器或電腦演算法,更不像人? 電腦演算法都知道每個人在看什麼新聞、買什麼產品,然後推相關的廣告。但反而是人自己,沒花時間去了解旁人的需求。 我最近聽了星巴克執行長Kevin Johnson的演講。他之前是矽谷科技公司的執行長,今年來到星巴克後,開始「Be More Human」,用感性來領導團隊。我把我從Johnson身上學到的東西,錄成了十分鐘的音檔。跟大家分享。連結在下面。 星期一,「Be More Human」,別在盲目「追求效率」了!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22797347864910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2/04 12:50

動態更新

不管你表達什麼意見,都會有人罵你。這是這時代最殘酷,但也最「美好」的地方 王文華 星巴克為同志發聲? 這是美國網友最近熱議的話題。起因是星巴克的「假日杯」。 每年11月,星巴克會推出慶祝感恩節和聖誕節的「假日杯」。每一年,都被罵。 兩年前,星巴克「假日杯」的設計走純粹極簡風格,整個杯子是單純紅色,沒有聖誕樹或Merry Christmas。有人指控星巴克反耶穌,號召群眾杯葛。 今年,星巴克「假日杯」的圖案上有一對牽手的情侶,圖案本身沒有畫出性別,但宣傳「假日杯」的影片,有兩名女子牽手的畫面,媒體開始炒作星巴克聲援同志。 至於影片中還有不同「種族」伴侶牽手,就沒人注意了。 這年頭,不管你在政治、宗教、社會、性別等大問題,或是食衣住行等小事上的意見為何,都有人罵你。 有時,罵我們的話是對的。我們有盲點,別人點出來。點的方式也許酸了一些,乍看之下不舒服。但如果我們勉強吃下、想一想,的確會因此而長進。 這是這時代美好的地方。 有時候,罵我們的話無所謂對錯,只是價值觀不同。看清這一點,就可以放下,繼續走自己的路。 但因為罵人的話總是比較激情,讀起來過癮,容易吸引注意、附和、按讚,便會造成眾人都在罵你的感覺。碰到這種情形,我們會本能地縮回去,產生一種非理性的恐懼,一方面開始懷疑自己的信念,另一方面不再敢表達。 於是,雖然網際網路讓每個人都能獲取更多資訊,但我們反而不太吸收和我們觀點不同的想法。 雖然網際網路讓每個人都能暢所欲言,但大部份人對於爭議議題都保持沉默。 這是這時代殘酷的地方。 這對社會、個人都殘酷。 對社會殘酷,因為我們很難有理性、清晰、深入的對話。 對個人殘酷,因為一旦沈默,固然不會被罵,眼睛清淨耳根舒坦,但也就沒有外界的檢驗或刺激,讓我們把事想深、想廣、想出層次。 面對這些殘酷的現實,星巴克卻做出一個耐人尋味的選擇。 當媒體詢問星巴克假日杯上是否是女同志,星巴克不承認,也不否認。 但星巴克一定知道影片中女女牽手,以及不同種族的伴侶,會引起某些人的反對。 一家大眾化、全球兩萬五千家分店,的上市公司,難道不怕被罵? 我猜有兩種可能。 一種是這是精巧的公關操作,藉由輕微爭議引起更多注意。 另一種就是不怕被罵,勇敢表達企業理念。如星巴克在回應媒體詢問時所說:「我們持續擁抱和歡迎不同背景和宗教的顧客光臨我們各國的店。」 這是星巴克的選擇。 我們的選擇呢? 我們會在哪一點卑躬自省?在哪一點堅持信念?在哪一點開始退縮?在哪一點保持沈默? 我最近聽了星巴克的新任執行長凱文強森的演講,他今年四月從霍華舒茲手中接下這職位。 我從他以及星巴克身上,學到四個改善自己的方法。錄成音檔,跟大家分享。連結在下面。 這時代很殘酷,但也很美好。有時候最美好的部分,反而是那些表面上最苦、最酸的東西。 就像咖啡一樣。 圖片來源:截圖自星巴克「假日杯」的影片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18993051578673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1/27 21:12

動態更新

今天是美國的感恩節,金剛戰士出來遊行了! 他的職責是保護紐約、保護地球、保護人類所有能量的來源… 不是太陽,不是神秘的水晶。 而是愛。 在感恩節,我想感謝所有關心我的朋友!感謝愛我和我愛的人!我所有的能量,都來自於你們。 有愛就有Power,祝大家有個Power Weekend。 Go Go Power Rangers!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1/24 12:50

動態更新

以前看過老師的一篇文章 一直覺得很有道理 祝福老師! ⏬⏬⏬⏬⏬⏬⏬⏬⏬⏬⏬⏬⏬⏬⏬⏬ 20歲時喜歡 20 歲的辣妹,40 歲時還是喜歡 20 歲的辣妹(只不過追之前會三思而後行)。 我沒有親身經驗,但猜測 60 歲時還是會喜歡 20 歲的辣妹(會追的人很少,因為她可能是兒子的女友,而一世英名也捨不得就這樣斷送)。 出處: OH MY GOD,我是中年人了~ 王文華 - 眾樂樂 ⏫⏫⏫⏫⏫⏫⏫⏫⏫⏫⏫⏫⏫⏫⏫⏫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1/23 11:03

動態更新

「我們曾經很強,但現在弱掉了。因為別人在做,我們在講。」 王文華 朋友想離職。 他在全世界數一數二的網路公司上班,別人聽到公司名號都會「哇!強!」 但他想走。 「為什麼?」我問。 「我們曾經很強,但現在弱掉了。因為別人在做,我們在講。」 我抽動,像被燙到。 因為這句話也適用於其他公司、學校、團隊。 包括我帶的團隊。 喜歡講,是人之常情。因為講有三個好處:立即、主控、沒有代價。 講自己想做的事,「立即」覺得未來會更好。當眼前環境艱難時,我們更需要這種感覺。 另外,講是一件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中的事。別人同不同意是另一回事,至少沒人能阻止我們發言。 還有,講未來,無法很快被檢驗,於是不必現在就付出講錯的代價。 至於「做」,不但沒有這三種滿足,反而製造更多痛苦。 做很少「立即」有成效。特別是做沒人做過的事,短期都會更糟。 而且開始做,就會碰到外界各種困難,自己失去主控權。 然後一旦做,就一翻兩瞪眼,成敗對錯立刻被檢驗。 所以人性傾向在「講」中安居樂業,持續地計畫、開會、寫報告。 但慢慢的,時間過去。做的人爬到了主位,講的人在原地枯萎。 大部份人不喜歡光說不練,所以想既然很難做,乾脆就不說了。於是開會保持沈默,沒問題,也沒意見。 這樣新的問題又來了。如果大家都不說,也不做,固然不會有光說不練的尷尬,卻無法阻止團隊集體下滑。 跟朋友告別後,我在地鐵車廂看到這個廣告,文案是“TED Talks. You Do”。意思是TED只會講,你會做。 這當然是消遣18分鐘演講的平台TED。 我明知這不公平。因為很多TED講者,是在講他們「做」的成果。 但還是被打了一巴掌。是啊,「講」和「做」的比例一旦抓不好,我們就停止成長、持續弱掉。 前幾天,我在臉書寫了篇關於團隊精神的文章,鼓勵每個人帶一位後輩(不管幾歲,都有後輩),幫他變強,自己也連帶變強。 過去幾年,我帶了15屆的大學實習生。今年,因為我自己出國學習,不能再帶了。 但“TED Talks. You Do” 突然給我靈感:可不可用新的方法,繼續帶人? 做做看吧。我把這趟在國外學到的職場技能,錄下來。並邀大家運用後來討論,互相滋養。 第一集的連結在下面,談我自己在溝通、演講,和簡報這方面的10個技巧。用10分鐘,全部教給你,幫你變強。 出國後才知道自己弱掉了。 但人生是循環,有機會翻轉。冬天來了,跟別人取暖很短暫。不如自己熱身、一起變強吧。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13172802160698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1/17 12:50

動態更新

「團隊精神」是什麼?犧牲小我完成大我,會導致集體平庸。這三種方法,讓大家一起變強 王文華 她是上週紐約馬拉松的冠軍莎蓮佛列根。她讓我領悟,關於團隊精神,我們一直都搞錯了。 職場中有很多自私的人,為了成就自己把別人踩在腳下,什麼都不做只搶著居功。 因為有這種人,所以學校、公司都強調「團隊精神」:放下自我、配合大家。犧牲小我、完成大我。 這樣的團隊會一團和氣,但無法增加業績。 這樣的團隊不會吵,但也不會贏。 這樣的團隊,最後淪為集體平庸,而無法一起變強。 教我這一點的,是莎蓮佛列根(Shalane Flanagan)。她是上週紐約馬拉松的冠軍,也是40年來第一次拿下冠軍的美國人。過去,都由肯亞、衣索比亞等國選手包辦。 莎蓮成功的原因,是「團隊精神」。只不過,她從不放下自我,也不犧牲奉獻。 她的「團隊精神」,有三個要素: 首先,要贏!一團和氣,但最後輸了的團隊,意義不大。大家單純交朋友就好,不必組織在一起。 其次,老鳥要渾身解數,幫菜鳥變強。不要見不得他好,也不怕他青出於藍。幫他變強,目的就是他變強。沒有養班底、搞派系,或其他名與利的目的。 莎蓮佛列根帶了11位後輩,通通進入奧運。 她帶人的方法,是把他們當平輩,跟他們一起跑。當年輕人在身、心上落後時,拉一把,幫他們趕上。 她不是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強人。 但也不是溫柔呵護的好好先生。 她具體地幫後輩提升實力,教他們不怨天尤人。 第三,當後輩都變強了,莎蓮自己就連帶變強。這不是她當初培育後輩的目的,卻是自然的結果。 去年奧運選拔賽,莎蓮和一位後輩一起跑。兩人一路肩並肩,快到終點時,莎蓮體力不支。一旁的後輩平日已經被莎蓮訓練地變強了,所以沒事。看到前輩在掙扎,後輩自願慢下來,幫她拿水。到終點時,前輩倒在後輩身上。 因為後輩這小小的幫助,莎蓮得以進入奧運,最後得到第6名。 她最初的動機不是自私的。但因為她培育出一流的後輩,最後反而讓自己獲益。 這才是成長的、雙贏的、把派做大的,團隊精神。 過去談團隊,太強調配合與妥協、犧牲與奉獻。但一旦有人在配合,整體的實力就沒有發揮。一旦有人在犧牲,就代表團隊的制度和管理有問題。不去解決,一昧要求發揮團隊精神,最後一起變弱,成為互相安慰的失敗團隊。 互相安慰,不如一起慶功。 但要成為可慶功的勝利團隊,老闆要設計機制、前輩要無私、後輩要跟上。大家不為了表面和氣而放水,用軟硬兼施的方法刺激彼此變強。一起跑、一起衝到終點、一起倒在彼此懷中。 這才是,真正的團隊。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Serene寫過下面這篇矽谷公司經營團隊的文章。聽過莎蓮佛列根的故事後重讀,更有感覺。 禮拜一,新的開始。你找到,一起變強的團隊了嗎? (圖片取自Wikimedia Commons)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11005829044062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1/13 12:50

動態更新

Nihao ma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1/08 16: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