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 點閱 86

王文華

目前沒有主題描述。

動態更新

「剛好」,比「最好」,更好 王文華 你身邊有沒有這樣的人:凡事追求完美,無法忍受一點瑕疵或不確定。因而給自己和別人,極大的壓力。最後弄巧成拙,反而把事情搞砸? 這樣的人,可能是父母、老闆、客戶。他們最大的「受害者」是自己,但也連帶影響了孩子、員工,和服務他們的人。 我曾是這樣的老闆。但後來發現,其實有更好的方法。 首先要澄清,「追求完美」是美德。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蘋果,因為「追求完美」而成功。它把產品的每一個細節,做到「最好」。 但蘋果有巨大的資源,能把「最好」,當成大、小事的目標。 一般公司或個人,沒有這些資源。 沒這些資源,卻又不問優先順序,大的、小的、相干的、不相干的事都做,而且都要做到「最好」,結果就是老闆累得半死、員工天天加班、眾人怨聲載道,什麼事都沒做好。 如果你現在才下班,可能就在這種公司。唉,辛苦了! 怎麼脫困? 遠方有靈感。 紐約的「Away」這家新創公司,自知沒有蘋果的資源,所以不求每件事都「最好」。某些事,「剛好」就好。 他們賣硬殼的行李箱,外型跟高檔行李箱很像,但價格比較親民。他們的策略是,在硬體上不求「最好」,只求「夠好」和「剛好」(他們的行李箱可以為手機充電)。這樣才能壓低價格、拉高CP值、吸引到年輕人。 但只求「剛好」更重要的原因,還不是成本,而是把資源,移到能發揮自己專長、建立自己特色的地方。在那些地方,做到「最好」。 他們專長是說故事。所以「Away」的定位不是行李箱公司,而是旅行生活情調公司。他們精心打造的,不是行李箱的外殼,而是年輕人喜歡的關於旅行的內容。 所以他們出實體和線上雜誌,報導名人最感動的一次旅行。經營社群媒體,分享顧客彩繪行李箱的照片。做錄音節目,請來賓談在尼泊爾跟雪巴人相識的故事。他們的實體店,只有百分之三十的空間陳列行李箱,其他空間,讓顧客喝咖啡、看旅遊書、想像一場美好的旅行。 把某些事情做到「剛好」,並不是偷懶或擺爛,而是策略性地割捨和專注。這樣才能把顧客最在意的、最能發揮自己專長的事,做到「最好」。 你不需要凡事都做到「最好」,真的!我們都不是高中生了,不需要每科都考100分,才能上好的學校。 在職場中,找對了位置。然後把你最擅長的一件事做到「最好」,就好。其他的事,別人不會真正在乎,你也別折磨自己。 如果有老闆真得要你十項全能,搞到現在才下班。也許你該想想,這是不是值得你追隨的老闆。 我自己也在學習,在「最好」和「剛好」之間取得平衡。 這半年,我離家去旅行。無法像從前一樣,密集地跟台灣同事溝通,幫他們做到「最好」。 但奇妙的是,他們也做得很好。 是的,也許在一些地方,他們的標準比我低,但都是一些無傷大雅的細節。 這個週末,讓自己go away吧。想一想哪些事要「最好」,哪些只要「剛好」。 選對了比例,一切會更好。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Crystal訪問了「Away」兩位不到30歲的創辦人,寫下她們的故事。文章連結在這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20649254746386 (照片來自於Away)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2/08 20:59

動態更新

盲目追求工作效率,反而會浪費時間。有一種「沒效率」方式,讓你現在花的時間,產生長期紅利 王文華 從小到大,老師和老闆都教我們要「提高效率」。但在很多情境,這個習慣會浪費更多時間。 比如說在公司,為了提高效率,我們用通訊軟體的群組溝通公事。結果群組中亂箭齊飛,三、四個不同的問題跳來跳去。而這些問題,其實只跟一兩個人有關。其他不相干的人的手機不斷地響,大家怕錯過要事還是會去看,看了後才發現浪費時間。 如果那兩個人能坐下來聊一聊,十分鐘就可搞定。但用了「提高效率」的方法,反而浪費了所有的人兩個小時。 又比如說交朋友,為了提高效率,我把一則笑話,轉傳給所有通訊軟體上的朋友。一次傳給1000人,夠有效率了!但其中有950人,半年都沒聯絡了。他們收到笑話一頭霧水,因而覺得,你沒誠意一對一地經營彼此的關係。 「提高效率」的態度或工具,絕對是好事。關鍵是,它們只適用於「非個人化」事項。 但常常,我們在「個人化」事項,也在「追求效率」。 比如說,通知明天開會的時間地點,這是「非個人化」事項。群組中丟句話就好。大家都看得清楚,也感激你沒有打電話煩他。 但比如說, 推銷產品,這是「個人化」事項。你要賣一個別人沒有主動要求的東西,本來就已是一種打擾。這時應該用「沒效率」的、一對一的方式。讓對方知道你了解他的特殊需求,你有一種他還不知道的解決方法要介紹給他。收到的人,看到你做了功課,也許願意花一點時間,瞭解你想賣的東西。 但我們都收過很多推銷訊息,是「提高效率」的結果:制式化的內容,鋪天蓋地狂灑。生意做不成也就罷了,反而引起客戶/朋友反感到進而封鎖你。這就是典型的追求「工作效率」,反而浪費時間。 有些事,不適合講究「效率」。友情、愛情、親情,這些人生最重要的東西,能速戰速決嗎?你就是要現身、陪伴、花時間、有耐心、慢慢溝通、不斷重來。 但你現在花下的時間,會有長期的紅利。一旦你和朋友、情人、父母、子女之間有了信任、感情、默契、承諾,很多事未來就不必多說。你節省了未來、大量的時間。 這才是,真正的「效率」。 我在街上看到這則「Be More Human」的廣告,悸動了。 是啊,什麼時候開始,身為人的我們,竟然比機器或電腦演算法,更不像人? 電腦演算法都知道每個人在看什麼新聞、買什麼產品,然後推相關的廣告。但反而是人自己,沒花時間去了解旁人的需求。 我最近聽了星巴克執行長Kevin Johnson的演講。他之前是矽谷科技公司的執行長,今年來到星巴克後,開始「Be More Human」,用感性來領導團隊。我把我從Johnson身上學到的東西,錄成了十分鐘的音檔。跟大家分享。連結在下面。 星期一,「Be More Human」,別在盲目「追求效率」了!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22797347864910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2/04 12:50

動態更新

不管你表達什麼意見,都會有人罵你。這是這時代最殘酷,但也最「美好」的地方 王文華 星巴克為同志發聲? 這是美國網友最近熱議的話題。起因是星巴克的「假日杯」。 每年11月,星巴克會推出慶祝感恩節和聖誕節的「假日杯」。每一年,都被罵。 兩年前,星巴克「假日杯」的設計走純粹極簡風格,整個杯子是單純紅色,沒有聖誕樹或Merry Christmas。有人指控星巴克反耶穌,號召群眾杯葛。 今年,星巴克「假日杯」的圖案上有一對牽手的情侶,圖案本身沒有畫出性別,但宣傳「假日杯」的影片,有兩名女子牽手的畫面,媒體開始炒作星巴克聲援同志。 至於影片中還有不同「種族」伴侶牽手,就沒人注意了。 這年頭,不管你在政治、宗教、社會、性別等大問題,或是食衣住行等小事上的意見為何,都有人罵你。 有時,罵我們的話是對的。我們有盲點,別人點出來。點的方式也許酸了一些,乍看之下不舒服。但如果我們勉強吃下、想一想,的確會因此而長進。 這是這時代美好的地方。 有時候,罵我們的話無所謂對錯,只是價值觀不同。看清這一點,就可以放下,繼續走自己的路。 但因為罵人的話總是比較激情,讀起來過癮,容易吸引注意、附和、按讚,便會造成眾人都在罵你的感覺。碰到這種情形,我們會本能地縮回去,產生一種非理性的恐懼,一方面開始懷疑自己的信念,另一方面不再敢表達。 於是,雖然網際網路讓每個人都能獲取更多資訊,但我們反而不太吸收和我們觀點不同的想法。 雖然網際網路讓每個人都能暢所欲言,但大部份人對於爭議議題都保持沉默。 這是這時代殘酷的地方。 這對社會、個人都殘酷。 對社會殘酷,因為我們很難有理性、清晰、深入的對話。 對個人殘酷,因為一旦沈默,固然不會被罵,眼睛清淨耳根舒坦,但也就沒有外界的檢驗或刺激,讓我們把事想深、想廣、想出層次。 面對這些殘酷的現實,星巴克卻做出一個耐人尋味的選擇。 當媒體詢問星巴克假日杯上是否是女同志,星巴克不承認,也不否認。 但星巴克一定知道影片中女女牽手,以及不同種族的伴侶,會引起某些人的反對。 一家大眾化、全球兩萬五千家分店,的上市公司,難道不怕被罵? 我猜有兩種可能。 一種是這是精巧的公關操作,藉由輕微爭議引起更多注意。 另一種就是不怕被罵,勇敢表達企業理念。如星巴克在回應媒體詢問時所說:「我們持續擁抱和歡迎不同背景和宗教的顧客光臨我們各國的店。」 這是星巴克的選擇。 我們的選擇呢? 我們會在哪一點卑躬自省?在哪一點堅持信念?在哪一點開始退縮?在哪一點保持沈默? 我最近聽了星巴克的新任執行長凱文強森的演講,他今年四月從霍華舒茲手中接下這職位。 我從他以及星巴克身上,學到四個改善自己的方法。錄成音檔,跟大家分享。連結在下面。 這時代很殘酷,但也很美好。有時候最美好的部分,反而是那些表面上最苦、最酸的東西。 就像咖啡一樣。 圖片來源:截圖自星巴克「假日杯」的影片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18993051578673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1/27 21:12

動態更新

今天是美國的感恩節,金剛戰士出來遊行了! 他的職責是保護紐約、保護地球、保護人類所有能量的來源… 不是太陽,不是神秘的水晶。 而是愛。 在感恩節,我想感謝所有關心我的朋友!感謝愛我和我愛的人!我所有的能量,都來自於你們。 有愛就有Power,祝大家有個Power Weekend。 Go Go Power Rangers!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1/24 12:50

動態更新

以前看過老師的一篇文章 一直覺得很有道理 祝福老師! ⏬⏬⏬⏬⏬⏬⏬⏬⏬⏬⏬⏬⏬⏬⏬⏬ 20歲時喜歡 20 歲的辣妹,40 歲時還是喜歡 20 歲的辣妹(只不過追之前會三思而後行)。 我沒有親身經驗,但猜測 60 歲時還是會喜歡 20 歲的辣妹(會追的人很少,因為她可能是兒子的女友,而一世英名也捨不得就這樣斷送)。 出處: OH MY GOD,我是中年人了~ 王文華 - 眾樂樂 ⏫⏫⏫⏫⏫⏫⏫⏫⏫⏫⏫⏫⏫⏫⏫⏫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1/23 11:03

動態更新

「我們曾經很強,但現在弱掉了。因為別人在做,我們在講。」 王文華 朋友想離職。 他在全世界數一數二的網路公司上班,別人聽到公司名號都會「哇!強!」 但他想走。 「為什麼?」我問。 「我們曾經很強,但現在弱掉了。因為別人在做,我們在講。」 我抽動,像被燙到。 因為這句話也適用於其他公司、學校、團隊。 包括我帶的團隊。 喜歡講,是人之常情。因為講有三個好處:立即、主控、沒有代價。 講自己想做的事,「立即」覺得未來會更好。當眼前環境艱難時,我們更需要這種感覺。 另外,講是一件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中的事。別人同不同意是另一回事,至少沒人能阻止我們發言。 還有,講未來,無法很快被檢驗,於是不必現在就付出講錯的代價。 至於「做」,不但沒有這三種滿足,反而製造更多痛苦。 做很少「立即」有成效。特別是做沒人做過的事,短期都會更糟。 而且開始做,就會碰到外界各種困難,自己失去主控權。 然後一旦做,就一翻兩瞪眼,成敗對錯立刻被檢驗。 所以人性傾向在「講」中安居樂業,持續地計畫、開會、寫報告。 但慢慢的,時間過去。做的人爬到了主位,講的人在原地枯萎。 大部份人不喜歡光說不練,所以想既然很難做,乾脆就不說了。於是開會保持沈默,沒問題,也沒意見。 這樣新的問題又來了。如果大家都不說,也不做,固然不會有光說不練的尷尬,卻無法阻止團隊集體下滑。 跟朋友告別後,我在地鐵車廂看到這個廣告,文案是“TED Talks. You Do”。意思是TED只會講,你會做。 這當然是消遣18分鐘演講的平台TED。 我明知這不公平。因為很多TED講者,是在講他們「做」的成果。 但還是被打了一巴掌。是啊,「講」和「做」的比例一旦抓不好,我們就停止成長、持續弱掉。 前幾天,我在臉書寫了篇關於團隊精神的文章,鼓勵每個人帶一位後輩(不管幾歲,都有後輩),幫他變強,自己也連帶變強。 過去幾年,我帶了15屆的大學實習生。今年,因為我自己出國學習,不能再帶了。 但“TED Talks. You Do” 突然給我靈感:可不可用新的方法,繼續帶人? 做做看吧。我把這趟在國外學到的職場技能,錄下來。並邀大家運用後來討論,互相滋養。 第一集的連結在下面,談我自己在溝通、演講,和簡報這方面的10個技巧。用10分鐘,全部教給你,幫你變強。 出國後才知道自己弱掉了。 但人生是循環,有機會翻轉。冬天來了,跟別人取暖很短暫。不如自己熱身、一起變強吧。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13172802160698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1/17 12:50

動態更新

「團隊精神」是什麼?犧牲小我完成大我,會導致集體平庸。這三種方法,讓大家一起變強 王文華 她是上週紐約馬拉松的冠軍莎蓮佛列根。她讓我領悟,關於團隊精神,我們一直都搞錯了。 職場中有很多自私的人,為了成就自己把別人踩在腳下,什麼都不做只搶著居功。 因為有這種人,所以學校、公司都強調「團隊精神」:放下自我、配合大家。犧牲小我、完成大我。 這樣的團隊會一團和氣,但無法增加業績。 這樣的團隊不會吵,但也不會贏。 這樣的團隊,最後淪為集體平庸,而無法一起變強。 教我這一點的,是莎蓮佛列根(Shalane Flanagan)。她是上週紐約馬拉松的冠軍,也是40年來第一次拿下冠軍的美國人。過去,都由肯亞、衣索比亞等國選手包辦。 莎蓮成功的原因,是「團隊精神」。只不過,她從不放下自我,也不犧牲奉獻。 她的「團隊精神」,有三個要素: 首先,要贏!一團和氣,但最後輸了的團隊,意義不大。大家單純交朋友就好,不必組織在一起。 其次,老鳥要渾身解數,幫菜鳥變強。不要見不得他好,也不怕他青出於藍。幫他變強,目的就是他變強。沒有養班底、搞派系,或其他名與利的目的。 莎蓮佛列根帶了11位後輩,通通進入奧運。 她帶人的方法,是把他們當平輩,跟他們一起跑。當年輕人在身、心上落後時,拉一把,幫他們趕上。 她不是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強人。 但也不是溫柔呵護的好好先生。 她具體地幫後輩提升實力,教他們不怨天尤人。 第三,當後輩都變強了,莎蓮自己就連帶變強。這不是她當初培育後輩的目的,卻是自然的結果。 去年奧運選拔賽,莎蓮和一位後輩一起跑。兩人一路肩並肩,快到終點時,莎蓮體力不支。一旁的後輩平日已經被莎蓮訓練地變強了,所以沒事。看到前輩在掙扎,後輩自願慢下來,幫她拿水。到終點時,前輩倒在後輩身上。 因為後輩這小小的幫助,莎蓮得以進入奧運,最後得到第6名。 她最初的動機不是自私的。但因為她培育出一流的後輩,最後反而讓自己獲益。 這才是成長的、雙贏的、把派做大的,團隊精神。 過去談團隊,太強調配合與妥協、犧牲與奉獻。但一旦有人在配合,整體的實力就沒有發揮。一旦有人在犧牲,就代表團隊的制度和管理有問題。不去解決,一昧要求發揮團隊精神,最後一起變弱,成為互相安慰的失敗團隊。 互相安慰,不如一起慶功。 但要成為可慶功的勝利團隊,老闆要設計機制、前輩要無私、後輩要跟上。大家不為了表面和氣而放水,用軟硬兼施的方法刺激彼此變強。一起跑、一起衝到終點、一起倒在彼此懷中。 這才是,真正的團隊。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Serene寫過下面這篇矽谷公司經營團隊的文章。聽過莎蓮佛列根的故事後重讀,更有感覺。 禮拜一,新的開始。你找到,一起變強的團隊了嗎? (圖片取自Wikimedia Commons)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11005829044062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1/13 12:50

動態更新

Nihao ma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1/08 16:45

動態更新

愛情中,你會不會「換了位子,就換了腦袋」? 王文華 愛她的男人總是「換了位子,就換了腦袋」。一開始把她當「女皇」,後來把她當「俘虜」。 她交過很多男友。光在我的朋友圈,就有兩名彼此不認識的男子,前後跟她交往過。 男人很容易愛上她。她興趣很多、禁忌很少。男人總對她一見鍾情,然後為她捨身取義。 但這些關係都不持久。因為一旦愛上她後,男人都就換了腦袋,心態從「顛覆」,變成「綑綁」。 他們當初著迷於她的短裙,成為男友後就要她改穿長褲。他們當初喜歡灌她喝威士忌,成為男友後就要她喝礦泉水。 因為她喜歡交新朋友,這些男人才有機會認識她。但當「新」朋友變成「男」朋友,就不准她在外面交際。他們追她時,同仇敵愾地批評她男友管她太嚴。取而代之後,自己反而變本加厲。 「為什麼跟她分手?」我曾分別問我那兩位跟她交往過的朋友。 第一位說:「她太愛玩了。」 我說:「但她若不愛玩,你怎麼有機會認識她?」 他說:「話是沒錯,但男人總希望女人愛玩的對象僅限於自己。」 另一位完全不在乎她愛玩,也分了。 男方說:「她不喜歡被控制,但也不喜歡男人不管她。她喜歡有人試圖控制她、而她想要掙脫的感覺。那種衝突勞民傷財,但可以引爆她搞革命的火星塞。我這種『無為而治』的男友對她來說,太沒意思了。」 我也想聽女方的意見,於是把「換了位子,就換了腦袋」的理論告訴她。 她笑一笑:「這些男人從『追求者』變成『男朋友』後,會把所有對我的限制都說成是『為你好』。我不希望你太晚回家,是為你好。我不希望你一個人住,是為你好。我不希望你去認識新朋友,因為他們可能是壞人。我不希望你嘗試新事物,因為它們很危險。追我的時候,他們都是壞男孩。追到之後,他們就想當好爸爸。」 「但如果他們都不管你,你也不開心?」 「都不管我,那是真的愛我嗎?」 唉,愛情,就是這麼難搞。讓男人、女人,在愛情不同階段,換了位子,換了腦袋。但不管是哪種身份,永遠沒有安全感。 (圖片翻拍自埃及第六王朝的俘虜雕像)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1/05 14:47

動態更新

分手後,還能當好朋友嗎? 王文華 要看分手的方式。 有人分手前,已知走到盡頭。雙方都有默契,不必開口。一個擁抱,感謝過去的美好。一個微笑,在淚水中觸礁。 有人分手後,努力想挽回。抱著補習或加班的精神,拼命往前衝。不甘心像黴菌,不斷治好,又不斷復發。 有人分手後,足不出戶,整天叫披薩。 有人分手後,剪個短髮,搬個新家。 有人分手後,希望「下一個情人會更好」。 有人分手後,希望「下一個自己會更好」。 有人分手後,會「再給對方一次機會」。 有人決定分手,是因為要「給自己一次機會」 。 有人分手後,會動口、動手、把對方丟在街頭。 有人分手後,會全心、全意,祝他活得快樂。 有人分手後,痛苦地像戒菸。 有人分手後,第一次吸到新鮮空氣。 有人分手後,大步向前。身邊的楓葉再美,也不留戀。 有人分手後,在原地挖個洞。讓那個洞,變成自己的臉。 年輕時,所謂愛情,是跟很多「不同」的人,重複「相同」的情節。邂逅、心動、約會、熱戀、爭執、分手。我們輕易說「愛」,也輕易說「分手」。 年紀大了一點,所謂愛情,是跟「同一個」人,重複「不同」的情節。結婚、懷孕、生子、帶孩子看病、送孩子上學…一個一個階段,推著我們向前走。我們很少說「愛」。為了孩子,更不說「分手」。 再老一點,所謂愛情,是看到「同一個」人,「不同」的面貌。原來她不斷在成長!原來他一直不快樂!這時「分手」,像「畢業」。我們曾在同一班上課,但學習速度不同。我們從同一個學校畢業,但未來走不一樣的路。我們分手,但永遠是「同學」,是「校友」。 你走到哪個階段?你跟分手的情人,還是好朋友嗎?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Lance今天寫了一篇關於分手的文章。一位日本創業家,開了家專門幫人辦「離婚喜宴」的婚顧公司。除了喜宴,還幫忙介紹新對象、請帥哥幫妳擦眼淚…文章連結在下面。 帥哥當然越多越好,但真正的眼淚擦不掉。 今晚,不管你是牽手或分手,祝福你跟自己,成為好朋友。能跟自己和平相處,才能成為好情人。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104405143037464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1/01 20:58

動態更新

夜闌人靜時,你快樂嗎? 王文華 白天時,快樂比較容易。因為學校或公司有很多事忙,沒時間去想不快樂。 晚餐時,快樂也不難。因為可以跟同事或朋友一起吃,聊著身邊的趣事和糗事,也就忘了不快樂。 回家後,快樂還能維持。因為可以上各種社群媒體,感受到朋友就在身邊。按讚,或接受別人的讚,都會有存在感。 可是,當朋友一一下線,我們刷完牙、洗完臉、坐在床邊… 這時就見真章了。 這時候,我們快樂嗎? 我有快樂的時候。回想晚上回家看到媽媽臉上的笑容,或是今天下午把一件有意義的工作做得很好。 我也有不快樂的時候。面對工作上一些不斷重複的挫敗,信念開始脫皮。 跟朋友聊夜闌人靜時的感覺,發現他們跟我一樣,有苦有樂。而且快樂的程度,跟年紀、名望,或財富,都沒有關係。 有時候,反而成反比。 坐到大位,但害怕被裁員。 有名,但擔心明天就不紅了。 管很多人,但中午吆喝去吃飯沒人回應。 有伴侶,但一起吃飯時各自滑手機。 努力運動以維持好身材,但因此更不能接受年華老去。 有最新的手機,但沒人打來。 當然,這並不代表沒有名利,就會比較快樂。 我在一場大學校園裡的活動,請同學都閉上眼睛(所以沒有同儕壓力),然後請「對未來感到迷惑和茫然」的同學舉手。結果,90%的人都舉手。 「王老師,怎樣才能變快樂?」 我不知道。 但我觀察自己、朋友、年輕人那些不快樂的故事,發現一個共同點: 那就是當我們內在的感受,和外在的行為,「不一致」時,不快樂會增加。 比如說: 不想念這個系,卻在父母的壓力下去念。 不想做這份工作,但不得不為五斗米折腰。 不喜歡老闆,但還是要遵守他的SOP。 不喜歡同事,但還是要去他的KTV。 說的是一套,做的是一套。 想的是一套,說的是一套。 明明無感,卻跟著附和。 看到不義,但選擇沈默。 愛一個人,卻不能在一起… 「不一致」,是快樂殺手。 話說回來,真的有人能完全「一致」嗎? 很難。其實也沒有必要。 一切都隨心所欲,沒有一點徬徨無奈,活著也就沒味道了。 美食要有酸味,太順口的人生,也難以下嚥。 《創新拿鐵》作者佑喬和我,看了一則TED Talk。講者談到如何面對夜裡的負面情緒。他提出每個人心中都有「心魔」和「心聖」,晚上會跑出來對抗。我們覺得這則影片很實用,寫成了文章,連結在下面。 這張照片,是半夜的紐約,有人在拍電影。雲梯把專業燈光送到空中,打亮現場。 半夜的我們,也需要一盞燈照亮內心。 還好,不用雲梯。 今晚你快樂嗎?最近呢? 如果不快樂,沒關係。那場大學校園活動閉著眼睛舉手的人中,有一個是我。 今晚,我們一起。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096771483800830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0/25 22:00

動態更新

分手的情人,會在我們身上留下什麼? 王文華 她走時總是留下髮絲。 她平常不和男友見面,只有周末來住他家。 星期一一早男友還沒醒,她就悄悄離開。唯一留下的,是浴室洗臉池中的髮絲。 那一根根長髮,蜿蜒地黏在磁磚表面,打開水也沖不掉。就像男人對她的想念,死命地抓著懸崖邊。 那一根根長髮,彎曲的角度,就像她躺在床上時的身體。她從不臉朝上平躺,她總是側彎著身,半掩著她最秘密的那道門。 接下來一周她都不會和男友見面。於是男人只好豢養著那些髮絲,不敢使用洗臉池。 髮絲是情慾的「芽」,每個她不在的夜晚都兇猛地生長。 髮絲是情慾的「牙」,狠狠地啃在男子的神經上。 其實除了頭髮,她還留下很多東西:戒指、手鍊、棉花棒、橡皮筋…男友都會拿起這些東西,試著用在自己身上。 直到有一天,她留下自己的手機。 男友同樣好奇地拿起來,然後,他看到別人給她的親密訊息。 「我手機是不是忘在你家?」她打電話來問。 「真的嗎?」他裝傻。 「是不是在臥房?」她問。 他假裝走到臥房,用力製造出走動的噪音,「沒有啊!」 「客廳呢?」 他走到客廳,「喔,在這!」他繼續演戲,「好像沒電了。」他騙她,希望這樣她會好過一些。 「難怪打去都關機。」她說。 他始終沒有告訴她,他發現了他們之間有第三者。 他依然邀她周末過來,依然讓她在洗臉池留下髮絲。只不過如今彎曲髮絲在洗臉台上,看起來像瓷器龜裂的細痕。綿延出去,一路裂到他的心底。 他終於知道:為什麼他們只有週末能夠見面。 他打開大水,想要沖掉髮絲。結果它們堵在出水口,像堵在他的心臟。 後來他主動提出分手,她沒有多問,微笑地離開。 他們很多年沒連絡。再見面時,她依然單身,但剪了短髮。他剛離婚,搬了新家。 他邀她來家裡坐。 「可以借用你的洗手間嗎?」臨走前她客氣地問。 她離開後,他走進洗手間,看到垃圾桶中有著一張衛生紙,包著一大坨堵塞的髮絲。那是他自己的頭髮,他猜是她幫他清的。 後來,他沒有再見過她。 他依然持續掉髮,最愛的飲料從可樂變成熱茶。每當他在洗臉池中看到自己殘留的髮絲,都會會心一笑。 她幫他清掉了出水口的髮絲,清不掉的,是那些如髮絲般糾纏的往事。 那些往事,在你身上,留下什麼? 照片:CC Creative Commons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10/01 14:18

動態更新

Roxi mobengi 100% congolais kinois de naisance tokoss chool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9/26 16:02

動態更新

Roxi mobengi 100% congolais kinois de naisance tokoss chool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9/26 16:02

動態更新

Roxi mobengi 100%love cool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9/26 15:57

動態更新

Roxi mobengi 100%love cool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9/26 15:57

動態更新

可能小學的西洋文明任務,知識冒險故事 ←https://goo.gl/KZ1LaL。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9/21 11:58

動態更新

死亡,是生命最大的動力!要寫出精彩的「履歷表」,先擬一篇動人的「墓誌銘」 王文華 29歲,很少會想死亡。 29歲,同時又有11億美金,應該更少想。 但Patrick天天在想。 他29歲,因為創業成功,身價11億美金。他的電腦螢幕,每天倒數自己還有幾天可活。 死亡,在我們的文化是忌諱。所以學校沒教、家裡不談、公共場合提到會遭白眼。 但死亡,卻是人生唯一確定的事。我們學了很多一輩子不會用到的東西,卻沒學這一件每個人都會碰到的事。 我第一次學習死亡,在33歲。那年,我爸爸過世。 接下來兩年,我活得很辛苦。 兩年後,我從洞裡爬出來。辭去了大公司的工作,過不一樣的生活。 那之前,我沒時間想死亡。我很忙。忙著「活」、忙著「成功」、忙著打造「履歷表」。 那之後,我還是忙。但我對「活」、「成功」,有了不同看法。我不再寫「履歷表」,而開始擬「墓誌銘」。 然後我發現身邊的朋友,都經歷這種轉變。 中年前,忙「履歷表」。中年後,想「墓誌銘」。 「履歷表」和「墓誌銘」的根本差別是:「履歷表」的重點是自己,「墓誌銘」的重點是別人。 「履歷表」上,我們強調自己去過哪些名校大公司,有什麼豐功偉績。 但「墓誌銘」,寫的是這個人和別人的關係。 動人的 「墓誌銘」,不一定要是民族救星。一位媽媽的人生,不亞於世界偉人。 我有幾位朋友,在學校都拿第一名,進了公司也一路竄升,履歷表比誰都亮麗。 但後來,他們選擇專心教育小孩。 他們的身價,不低於11億美金。 我在「履歷表」時期,目標是吹捧自己,讓更多人喜歡我。 到了「墓誌銘」時期,目標是觸動別人,讓更多人喜歡他自己。 死後的「墓誌銘」,是活著的「照妖鏡」。生活中複雜的人和事,立刻現出原形。這件事真的值得煩心?這個人真的值得在意?想清楚「墓誌銘」,這些問題都同時解決。 死亡,在我們的文化是個忌諱,但在《創新拿鐵》不是。我請《創新拿鐵》的作者Hayden寫了29歲創業家Patrick Collison的故事。他創辦了線上支付系統Stripe,公司價值92億美元。下面是這篇文章的連結。 但你我都不需要92億美元,也能活得精彩。秘訣是,開始草擬,自己的墓誌銘。 你會思考死亡嗎?你希望自己走了後,別人怎樣來形容你?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081562715321707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9/19 20:31

動態更新

週末最需要休息的,是「手指」。「手指」下班了,「心」才有機會出門 王文華 走過一家瑜伽服飾專賣店,看到櫥窗內,假人模特兒擺出瑜珈姿勢… 等一下,那不是假人模特兒,那是真人! 一個真人,在櫥窗內做瑜珈! 他意識到我盯著他看,剎那間失去平衡, 幾乎從窗台上跌下來… 我本能做出扶他的動作,但隔著櫥窗,不可能扶到。 他是專業,很快找回平衡。 我是路人,繼續往前走。 然後他做瑜珈下一個動作,我去看別的東西。 但我跟這位陌生人,有了一次簡單、短暫,但「實體」的互動。 禮拜一到五,很多互動是「虛擬」的。聯絡公事、聯絡私事、買東西、娛樂、學習,都在手機上進行。上了一個禮拜班,最累的是手指。 直到週末,才有時間「實體」互動。不管是跟家人、愛人,或是陌生人。 實體互動後發現,我們變笨了。 什麼時候該聽、什麼時候該說、什麼時候該多說一句、什麼時候該少說兩句、什麼時候該扶他、什麼時候該放手...越來越不會拿捏。 習慣了用貼圖來溝通,面對複雜的實體情境,我們常詞不達意。 這個週末你跟誰見面?你跟他,網路上和面對面的互動,有沒有不同?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9/16 14:30

動態更新

你能言善道、做得半死,但還是被老闆電!原因可能是:你忽略了「第三件事」 王文華 我們都知道職場上能言善道的人會紅。 我們也知道職場上認真做事的人也會紅。 但有時候,我們能言善道、做得半死,還是被老闆電! 而老闆電我們的原因,完全不是我們的錯!可能是別人的錯,但連累到我們。 面對「被誤會」,我們本能反應是辯解。 在辯解自己無辜時,我們的思路都會異常清晰,口才特別流利。 但結果通常是越描越黑,老闆更生氣。本來只是「被誤會」,現在變成「被討厭」。 我有親身經驗。 我第一份工作,是在美國唸研究所時,暑假到洛杉磯一家廣告公司實習,做一家超級市場的顧客滿意度研究。 外包的研究公司做電話採訪,把數據給我。我把今年的數據和前幾年相比較,抓出異常趨勢,寫報告。 有一天,外包公司沒給我數據,我沒東西分析。老闆跟我要報告,我無辜地說:「不是我的錯。外包公司沒給我資料?」 老闆說:「那你做了什麼?」 「我打電話催了!但他們還是沒給。」 老闆再問一次:「那你做了什麼?」 同一個問題,他問了兩次。 這把我點醒! 其實,職場上,誰對、誰錯、被誤會、被了解、公不公平...都不是重點。 重點是:你說的話、做的事,有沒有創造出價值?有沒有成效?有沒有解決問題? 這就是,我們常忽略的第三件事! 當初我的確「做」了事:我打電話催了外包公司。 但我做的事沒有解決問題,等於沒做。 用沒有成效的作為,跟老闆回報,老闆心情好時,會搖頭。心情不好,就電你了。 說起來無情,但事實就是如此。職場上,「用心良苦」 、「鞠躬盡瘁」,都不會得到獎牌。 獎牌只頒給,「解決問題」的人。 不只是我,很多大人物,年輕時都曾犯過這錯。 電動車大廠特斯拉的老闆伊隆·馬斯克當年頂著名校學歷,到網路瀏覽器公司Netscape求職,沒人理他。 他沒有坐以待斃。他跑到Netscape,想問清楚原因。 可惜膽子不夠,只敢站在大廳,不敢走進人事部。 他的確「做」了事。他已經比大多數人積極,跑到人家公司。 但他的行動沒有解決問題,等於沒做。 今年過了大半,新月份剛開始,我開始想:那些我做得半死的事,有沒有創造價值? 呵呵,不瞞你說,我也不敢回答這個問題。 為了詮釋「說」、「做」、「做出成效」這三層次的差別,我請《創新拿鐵》的作者肇恩寫了以下這篇文章。 他以特斯拉的老闆馬斯克的故事為例,說明成功者如何持續修正心態,面對職場上的誤解與挫敗。 這張照片,是當年暑期實習結束時,我跟老闆的合照。他問我學到什麼?我說是他的那句名言:「那你做了什麼?」 你和我一樣,在職場上被誤解過嗎?你從那次經驗中學到什麼?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tartuplatte/posts/1074440359367276
— 王文華 TOM WANG 17/9/05 20:20